【牙医的前缘与今生】

【牙医的前缘与今生】


【牙医生的-前缘】命有贵人扶,心想事成,顺境事每每天从人愿,人变得对事没有要求,对物也没有执意地坚持保留及关注。各事也顺意,心灵似有灵通及灵感,总是随心想便事成,第六感之说应验得有迹可寻。

今生缘乃前生致,前生事今生了,前生救活了女丫鬟,今生追随主人到人间,回报恩情还主恩。 丫鬟深受主人恩,终生侍侯作酬答,主人丧妻心碎裂,横心把命自毁随妻去,丫鬟随之自缢伴随之。

心想黄泉路上可相逢,却不由人作决定,历时已到转世期,未愿忘恩投胎去,乞求把心愿成,地藏王深知痴人梦未醒,若强加压只更怨忿,唯使丫鬟平心愿,特准回到主人身边,待了决一段主僕情义。

丫鬟心庆能再侍侯主人,却可惜主人已投胎转世,在眼前看见只是一位小孩童,前尘往事使丫鬟下决心力追随主人,保一生平安除障碍,幸福无愁虑是她执意的坚持。

孩童得到无名的保佑,心想事成随心走,心思能通世外事,渐渐形成独立思想,但亦变得孤独。丫鬟左右了孩童不接受别人意见,亦难于与其它人沟通。成长路上,丫鬟分秒紧随,为怕主人受到伤害,丫鬟必先审评主人各事与各物,交友更是保持距离,不深交亦不得失任何人,表面人缘路广但没有知心友,感情路未有发展,别的女孩稍有意动,便无因无果地结束,一切,全因丫鬟惊恐主人再次自毁生命,而故意剔除能危害主人之人和物。

岁月过,主人已能经济自立,亦想有家室念,丫鬟不望主人成家,只想主人一生平安无碍,每当主人有意行动追求女子,丫鬟必使计终止两方思路,令主人专心听候指点行事。

主僕情义却变了独裁主意,怕主人受伤而妄自左右主人生活日常,报恩却变成佈阵,使主人与人有距离,异性勿近,同性保持相距,工作上不能显恶形恶相,相处上不能表示无礼,若有对主人有恶态,必有恶运临。

渐变得主僕难分,无故作出阻拦,无因而对某人展开攻袭,使主人人生路上添烦嚣,只因女僕未能看透世间情,亦未懂人情世故,男女感情事未知晓便妄自终断。

主人今生虽无邪无魔入侵,却一生逃不了女僕的顽固不化,使一生缺乏了另方面的资料及人生经历, 女僕还恩情未了,有待事件发展。


【牙医生的-今生】闹鬼事日日有传闻,今次落在牙医诊所内,唯独唯独牙医未被惊扰,但其它人已尝透被惊吓之苦 ,择罡步入诊所,浑身不自在感又出现,每当有邪或恶灵存在处,其感应便是如此。

在某日,择罡因牙齿不适,去到香港九龙尖沙咀区内某间牙科诊所接受诊治,当择罡进入诊症室后,吓见一缕半透明物体在牙医生周围飘游,再看牙医生额前有黑印盖着,心知晓此灵存在与牙医生有相关,但择罡不想烦恼自寻,没有把所见说出,但在接受诊治过程中,择罡也曾与牙医生谈及一些玄学之话题,而当时有一女助护亦在场。

当择罡接受诊疗后离开诊症室,女助护赶上前找着择罡面有难色问『这里是否有鬼怪?你是见到的吗?』择罡反问『妳受到骚扰?』她随即答『不是骚扰是吓死,还有其它人也受过』她继续说『牙医生就无事,他还笑我们迷信』女助护还说她已经拜过佛亦戴有佛牌,但仍感觉到总是有嘢存在。择罡因有事忙着,便对她说待有空再找择罡详谈。

择罡离开诊所后,那不自在感便消失了。当晚,女助护致电找择罡再说出她的经历,她说,她工作的诊所是属于一间综合性诊所,里面是有多位医生同时应诊的,有一日,这『诊所内,有其中一位医生在房内听到外头很嘈杂,以为仍有病人,便推门向外望但却没看到有人,初时以为是错觉,后来又再如是,他再推门外望,依然无人在,当时他不敢再逗留,飞跑走出诊所。又另有一位助护,听到有小孩喊声,初时她以为是收音机,后来她发觉声音发自房内,她想不可能房内有小孩的,因当时仍未开诊,但声音不断传来,她便推门看,房内真的无人且声音亦停了,初时她以为听错,但一而再地如此,推开门声音便停,吓得她即时离开诊所。讲到我自己时时感到身边有嘢,令我心神不定,每当稍大声或表现燥火,身体必定不舒服,』助护再说『是否同牙医生有关?系人都被骚扰或吓破胆,就唯独牙医生无事』助护还说『若真的关系在牙医生身上,它不走时我走好了,未知师父能否替我解答此事?』听罢助护陈述及其请求,择罡亦顺应她意,答应为她瞭解事之真相。


择罡事后曾为此事占算而得知以下内情:

  事,原是系于牙医前生作业种下福荫,今生受到侍婢还恩保护,可惜,侍婢过于强权霸道,令牙医身边人都受到骚扰或被攻击;事例且看女助护,言词稍大声或态度略有放肆,侍婢恶灵便会大发威,使女助护身体不适或令之心绪不寕。 侍婢前世受恩今世还,牙医前生作业今生受到庇护,是祸是福。

 前世恩今世还,庇护主人架起防护罩,谁个阻,谁便有难,使主人成长路上无阻障。还恩,是丫鬟的心愿,一路力保主人度过数十寒天与炎夏,主人今生得到灵体庇护,使之心想事成,事业顺风兼各事成。可惜,丫鬟虽有报恩愿,但其固执守旧的做事方法,反阻碍主人今生来到人间之目的。

前文题话「主人因丧妻心碎裂而把命自毁随妻去,丫鬟为报主人恩亦自缢追随」前世恩今世还,前世情今世圆,前生作业今世偿,主人投到人间来,丫鬟未知原是寻找爱妻再圆美梦,每见主人与异性接触,便一一拼除之,主人前生未完爱果,今生投胎愿得到开花结果来完成个人作业。主人虽有无数女伴围绕,但总不能有爱花现,无花开怎能结果,无果那能愿成。护主反阻碍了主人完愿,这是报恩还是罪业!?

主人今生顺风无阻且灵感比人强,以为有贵人扶,心自喜心自高,他又怎知他的贵人原来是幽灵。

幽灵伴随经年,令主人做人无目标,没有处世共人相处之道,遇事不懂筹谋,遇难不懂解困,对人温和但不识体谅,在诊所内助护接连辞职换人不停。做人之道失了,处事无方向,但求被贊是个大好人,而失平衡。 幽灵只顾自己愿成而没有顾及教育主人行正道,守正义,循法依例行人间道,每事只凭幽灵个自喜恶去执行,忽略真正的公平、正义去行事。

幽灵阴邪,择罡师父眼见牙医生额前乌暗,灵光弱必然是,加上幽灵以念力去阻截人的思想,使人失去思维能力,若持续不断,便令致思想紊乱,神智混淆不清。牙医生有幽灵还恩,本是前生种福今生尝,但果是苦或是甜,牙医生能知否!报恩情义深,恶果亦随之祸更深,牙医生今生受恩,是福是祸,谁来定!?

在今生,牙医生得到幽灵庇护,每事也能随心所欲,从学业到事业,不费气力便踏上青云路,但说到情,由亲情、感情至爱情,似乎未有如愿。情绪不稳定,自然难与人相处,幽灵阻碍了牙医生之思路,每事要由幽灵来作主,所以,从孩童起,牙医生之思维有限,不懂表达自己所想及要求,每事也用急躁火爆来解决。思想被阻,思路不清,思维能力有限,不识表达心意,人自必发狂发火。

情绪易波动,自知要控制才可与人联繫,但思想总是不由自主,很多时也未能受控,令牙医生更心烦意乱,精神出乱子。越抑压越使心烦躁,越是想控制更越觉辛苦。表面看是个事业成功快活人,但有谁知他是个情绪失控之人。

感情事空白,还自高气傲说不愿成家,但没表示不想爱,常四出寻觅爱伴,却总是镜花水月,流水行云般走了。不懂珍惜爱,未懂把情放,感情不愿放,怎能使爱情种,无承担欠承诺却要她人爱护加。爱,牙医生从未尝,由亲情,到朋友情,至爱情也都欠缺。孩童时,虽有家人却怕与他共处;朋友间因他不解人意而有距离;爱伴出现,未深交已远离。一切,有关系于【情】,全都被幽灵阻或隔,加上,牙医生对人失信心,生活在无安全感之意识下,人生似拥有很多很多,实在地每日也惶恐,恐怕自己失去理智无法自控。

若真有贵人扶,便能通情、明理、智慧增,处事求知明方向,目标明确智慧高;相反,幽灵庇佑,只会增添戾气,加重怨气,影响电磁场,令致精神乱,思想慢,情绪低,思考能力差。 受幽灵护荫,是福是祸,是苦是甜,现在已有答案吧。

警号响,已显示不妙,但仍是继续接受幽灵的庇护,是福到或是祸临,牙医的选择是…… 择罡应牙医诊所之女助护请求,帮其调查此个案,在择罡把事件瞭解后,便把实情告诉助护,并指出她遇到的妖孽并不关系在她方面,其妖邪之存在源系在牙医生身上,若她想把妖邪驱走,必要牙医生亲自作出回应,把妖邪驱才可成事。『这是关系于【出师有名】之法规上』当女助护闻悉事件真相后,犹疑起来,然后问『若妖邪跟着牙医生,为何不去搅牙医生,却来搅我及其它人?』择罡说『它是来报恩,来保护牙医生,相反,妳大大声对着牙医生,又用恶姿势与牙医生相处,它怎会让妳好过,在前生牙医生因丧妻而自毁,幽灵它怕事件重演,所以要令牙医生对人失信心,对异性有距离。任何人不能对牙医生无礼,不能用恶言恶态』据助护自述,她是负责管理牙医日常一切事务,包括病人之登记及记帐工作,可能因此有持无恐吧,她平时对牙医的态度不怎友善的,助护瞭解后,说『我要把实情告知牙医生,要他快快解决,若不,它不走我走,我不想每晚回家也头痛欲裂,好辛苦』她还说『头痛已经惨,加上睡不安寕,令身体毛病各处起』她继续说『若牙医生不处理,可会对他有坏影响』择罡回答『必定有,幽灵阴邪,长时间接触,必会使思想乱,精神坏,情绪低,若根深长注,人一定精神恍惚,神智迷乱,情绪难自控』助护听后大为震惊,话保护却原来有反效果。

助护将一切所知告诉牙医生,要他快快解决。牙医生亦亲自来问择罡该如何是好,择罡把前因告诉他,初时,他也有点失措,其后获知幽灵来的目的,是为了报恩,他大大松口气,随口说『从小便有如神助,考试不用多温书,每学期也可升级,第六感特别强…』听的总是开心得意事。牙医生再问择罡『它来之目的为了报恩,不用了,叫它走吧,如果它不走,我又该如何,它会伤害我的另一半吗,虽然现时我的另一半仍未出现』择罡听得懂牙医生对幽灵的去留有保留,所以好肯定地回答他『它的去留,全系于你本人,要由你亲自对它讲,要它走,师父便可以以你的要求,逐令要它即时离开』牙医生即时回答『这,不好,我不想如此对它,它没有伤害我,我下逐令,似对它不公平』牙医生再说『由细到大,我的朋友不多,有可能是我不信人,所以没有真正好朋友,而女朋友有好多个,但总是未合心意,如果要我下逐令,未知它会否伤害未来我的另一半』总是拉来扯去不愿面对驱走那幽灵。话,可以再拉扯更长,择罡见牙医生不愿把幽灵驱,也随他意不勉强。

 事,未知发展如何;有日,择罡因牙齿问题要再找牙医生治理,踏足诊所,那不自在感又出现(真不好受),眼见一班新面孔(助护)在忙着,已知事件仍未妥善,当再见牙医生,眼前的他令我吓一跳,为何他的神情木呆,面色难看,择罡禁不住问牙医生近况如何?他的回应『因近日忙于搬屋,要与家人分开,心情紧张情绪不定,加上有朋友出意外,令我烦乱不安,有时精神好混乱,从前,曾有躁狂,在自已强加控制后也还可以,但最近,又再出现,见过心理医生,现在好多了』择罡即时问『医生,正当你在做手术时,如情绪控制不了,会如何?』牙医生答『当然好危险』择罡当即点头示意认同。

事件,没有终结,幽灵仍是跟在牙医生周围飘,牙医生对它的存在没有反感,在谈话中,知道他好乐意接受幽灵报恩之说,心中喜悦已表露在咀角边,他只说『为何仍未走,走去投胎,不用报恩了』他以不情愿不真心对幽灵讲,它会走吗。

牙医生心喜有幽灵来报恩,心不愿它离开,以为幽灵可助他捉先机找快途得良机,没错,报恩助他达成心愿,但看他双眼无神,兼且情绪出问题,精神混乱,情绪难自控时,谁能救!奈何奈何。

这个故事里的情节,是择罡之亲身经历,遇见鬼择罡不怕,因鬼不能伤害择罡分毫,但眼睁睁地看着它在半天吊着飘过来又飘过去,自己却迫着躺在牙医的工作椅上,动不得,这个情节,在当时心中的滋味真真笑不得泪不得,唯有它盯着我时而我又盯着它!

择罡从小能看见鬼,鬼对于择罡来说已是见怪不怪,加上,择罡学习法门后,除了有灵气护身,也认识到灵界的法规,况且择罡还是一个法科师父, 鬼这个对择罡不存在威胁,可是,见它在头上飘啊飘,而自己却动不得这种情况下,真是第一次。

                                                               (此个案未完,有待发展…)  分享: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