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评论

    2012年六月
        7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每月归档: 六月 2012

    主页-2012-六月
    25 06, 2012

    【见鬼】

    By |六月 25th, 2012|Categories: 灵异档案|Tags: , , , |0 条评论

    鬼,看得見,時時見,所以,令擇罡對靈界事有好奇,亦對靈異事有興趣。從幼,擇罡已時時見到鬼,但從不知,「它」是鬼。我不知別人見到的鬼是怎樣的模樣,但我見到的鬼如常人,有眼耳口鼻,有衣著,所以,最初,我不知「它」是鬼,但唯一可以知道,便是「它們」全都沒有表情,一臉哀愁,無笑容,但沒有人所講的鬼咁恐佈。 記得第一次見到鬼,是在香港的巴士(公車)上層第一排的坐位,那天,剛好坐在那位置,便被我看見「鬼」。 那天,我坐的巴士(公車)在行駛中忽然急煞停,我自然也被嚇了一跳,在定下神後,向前面窗外看,原來有人從大廈高處墮下,跌在(公車)前的馬路上,死狀很恐佈,滿地鮮血不止,腦漿還濺滿四週,擇罡見狀立時被嚇得目定口呆,但當稍為靜下來時,竟給擇罡看見在屍體旁有一個輿死者衣著同一模樣的人站在旁,看「他」沒有特別,但我真的肯定「他」便是死者。我很驚謊,當時我尚是年幼,只有十來歲,未知死亡這回事,又被我見到剛死去的人,竟然「他」真確地站在附近,我真被嚇呆了,意外事,就被我遇到,事後,我再也不敢坐(公車)上層第一排坐位了。 回想這次,那死者木木呆呆地站著,似乎未知已死掉,「他」還想走入自己已死的身體裏,可惜「他」不成功,我再三看見「他」沒有流血亦沒有鬼臉,但,神情是呆滯,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鬼的實況。 事隔多年,年紀也成長了,對靈異事已見慣。有一次,擇罡正在駕駛中,忽又被我看見鬼,今次,是交通意外死亡的「她」和「一小孩」。「她」很無奈,抱著她的小孩想走回入自己身體,但,不能了,奇怪的事被我見到,「她」竟然能把手中「小孩」成功地投進回小孩身體內,不久,那小孩哭喊起來,救護員急急替小孩護理,然後送上救護車,但「她」只能在旁觀望著,「她」曾嚐試多次想入回自己身體,仍是不能,最後,「她」似乎明白自己已死亡,而跟著小孩的救護車一同離開現場。 [...]

    25 06, 2012

    【牙醫的前緣與今生】

    By |六月 25th, 2012|Categories: 灵异档案|Tags: , , , , |0 条评论

    【牙醫生的-前緣】命有貴人扶,心想事成,順境事每每天從人願,人變得對事沒有要求,對物也沒有執意地堅持保留及關注。 各事也順意,心靈似有靈通及靈感,總是隨心想便事成,第六感之說應驗得有跡可尋。 今生緣乃前生致,前生事今生了,前生救活了女丫鬟,今生追隨主人到人間,回報恩情還主恩。 丫鬟深受主人恩,終生侍侯作酬答,主人喪妻心碎裂,橫心把命自毀隨妻去,丫鬟隨之自縊伴隨之。 心想黃泉路上可相逢,卻不由人作決定,歷時已到轉世期,未願忘恩投胎去,乞求把心願成,地藏王深知癡人夢未醒,若強加壓只更怨忿,唯使丫鬟平心願,特准回到主人身邊,待了決一段主僕情義。 [...]

    25 06, 2012

    【奪舍】

    By |六月 25th, 2012|Categories: 灵异档案|Tags: , , , , |0 条评论

    幽靈的存在,在人間在凡間是無型無體,「它們」存在於這空間,但不能與任何生物及人溝通,「它們」只可以用音頻或電頻去顯示出「它」的存在,但很多時候,人過於繁忙及有太多繁重事而未有接收到或感受到幽靈之存在,當然人亦無必要去知道有幽靈活動於自己領域內。 所以,幽靈有時候亦要告訴人知道「它」的存在,因「它」無法與任何生物及人溝通,亦無法顯示「它」的存在,所以,有些幽靈便要依附於某人身上,以為借用那人的身軀便可以表達「它」的需要或「它」的存在。 當然這種做法,是違犯了宇宙法則,但有些幽靈為了如自己心願而不惜犯法。 很多時也聽聞有人被鬼上身或被鬼壓而動彈不得,眼見不到但身體是無法郁動,想叫想求救亦不能,要等過了壹時段後,身體才可以活動,當然在科學角度來論,是身體自己有不適才有這種情況,而然鬼神之說不是人人皆信,但宇宙中,靈體是真有存在,被鬼壓之說亦不是每個個案也都真是有鬼,但被鬼壓著時那種苦況只有曾被鬼壓之人才可知道。 鬼或幽靈去壓人身體原因有多個,但,簡單地說「它」是想借用那人之身體來做「它」自己想做之事,因「它」是無手無腳無身體,眼耳口鼻亦無,但「它又好想做人可以做到的,所以,有些鬼或幽靈行錯了路軋,以為借用人的身體便可以做「它」」喜歡做之事,所以,「它」設法去騷擾某人或試圖依附入某人身體裏,有些鬼或幽靈會趁某人的身體有不適或人氣低之時而趁機「奪舍」當然,不壹定能成功,所以「它」便會時時刻刻去偷襲某人或去壓住某人,希望令某人靈光弱時「它」便可以入侵,做那身體之主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