藿泠[huò]

1.豆葉。 2.「藿香」:多年生草本植物,夏季開花,莖葉香味很濃,可入葯。

喻意:看似平實無華,沒有奪目耀眼,卻是花妍不在美,美在質料脫俗怡人;人心貴乎初心,純樸真善。加以培育,真善倍堅強,純樸倍堅毅

 

文章是以安羽學法的時間為軸,中間的思考、事件、收穫、反思等為內容,有自己的領悟及經歷,來見證自己的成長

2015年3月29日經師父占算可以成為學生,由此,經歷一年的時間,在靈道家庭中安羽慢慢成長,成為弟子,獲得了心靈救贖。感恩師父的耐心教導,師兄師姐的幫助。

人,遇到一個事物,產生興趣,喜歡並深入探求它的內容,追其根源往往是有原因的。

 

 入法界之緣起

我,一個神經質的問題孩子。未入靈道前學習現世所教的佛法知識

因為家庭及性格原因,本人在實際生活中,沉默寡言,只是默默的做自己喜歡和感興趣的事情,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父母對我的要求和教育方式,讓我積存了太多的負能量,我厭惡着家裡的一切。

他們暴力,歇斯底里的嘶吼,不堪的辱罵,因為生活,因為所需要的物質,因為那些利益關係。

我討厭他們帶來的教育環境,長輩說話做事總以為兒女不知曉,然而實際上真的是如此嗎?自己是極度敏感的一個人,我感知着,討厭着,圍觀着,慢慢長大然後沉默着

家庭中,媽媽愛我,但是她的愛讓我覺得是囚籠,困於一地不得成長。我明白自己各方面有欠缺,生存技能弱,讓她有操不完的心,但是教育方式實在是不得不讓我形成了偏執且瘋狂的性格。每次吵架後,都把自己反鎖在屋裡,不讓人靠近

爸爸,對他的感情很淡漠。在我的記憶里,他基本關心的是我哥哥。沒關係,那些在乎,那些眼淚,隨着成長漸漸冷漠,雖然媽媽極力從中調解,但是效果不大

 

因着生活種種遭遇,我需要精神慰藉。

無意間知曉「貼吧」這個社交軟件,並深深的沉浸在裏面,貼吧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為它快樂着,微笑着,流淚着,傷感着,懷念着,成長着。貼吧小白的這些遭遇終於把她的目光從中給拉出來,進而轉向她的好奇。

2013年年末,我進入靈異貼吧,此前去過,但是內容大多無趣,這次看到一個「修行人」的帖子,敘述的經歷讓我感覺很新奇。靈異貼吧人來人往,很多人因看到此貼從而跟隨X,我是其中之一,X的出現給了我希望,短暫的治癒。

現時很多人因着好奇心,顯擺心等心理加入以靈異為主題的群,遇到麻煩而不自知,當時的我算一個。X於我而言算是名義上法界的第一位引領者,然而本質上是被鬼魅謊言欺騙的人罷了

 

回顧

X教我們讀經文,打坐,有空聊聊其關於法界的見聞。我那時對法界的認知只存在於小說上

X的每次講解都怕錯過,新奇,忐忑,這是真材實料的修行人呢,這個圈子我在一步一步的探索着,根據自身情況選讀了一些經文,地藏經,金剛經,大悲咒,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楞嚴咒。從學習起,我堅持了一年多,直至5月31日開悟才放下

我對靈體的聲音敏感,不知何故

家裡未裝修時貌似沒靈體,也可能因着有些原因我忘了。裝修後感知靈體好多,那些聲音來自於樓上,來自於客廳。我是夜貓子,放假休息玩手機可以玩到很晚,聽到這些心裏會胡思亂想,會感到害怕。我家裝修過後,客廳有一塊報時鐘表,深夜發出類似寺廟敲鐘的聲音,平常並無此現象

2013年年末,我先選讀的是地藏經,它是一部超度亡靈的經文。若要超度亡靈,其實重要的是誰來主持法事,他有沒有正法的存在。然而,當時的我誤認為,只要讀地藏經,每個人都有超度冤親債主的權利與能力。這是很荒謬的結論。每當我讀經文時,身邊總有一種聲音來顯示它們的存在

X講了很多法界知識,和正確的認知是有衝突的,我之前深深的信任X並固執己見,導致自己成長很慢。

經文讓我了解一些道理,但是並不能解除心底的疑惑。我固執的認為自己是對的,並具備勇氣在這條路上走下去,期間與家庭方面亦出現矛盾,有了想要死亡的念頭。

2014年,因打工導致身體疲憊,讀經文時為防止瞌睡,我蹲在床邊,但是還是止不住昏沉,感覺到有靈體托着我的手,那股力量讓我清醒些

X教我們打坐,有次晚上感覺到脖子勒的緊,難受,結束後問X是怎麼回事,是說有個路過的靈看你這麼勤奮,跑過來看看。這種勒脖子的感覺沒有覺得害怕,但是我排斥它

4月17日左右,X講述一件事情,一人A她身邊有功力高深的鬼魅,通過語言誘導,想要吸收人的功力能量。事件發生後不久,親身經歷一次靈體襲擊事件。起因,B因看到X對某些人非常好,而起嗔恨心,當時好多人中招,了解後並沒有想到自己會被牽扯上。現實中因惡念而被靈體襲擊,當時打工渾身無力。打坐後,X告訴我,那個襲擊你的靈體是B派來的狐狸靈,並解決了它。我請求X解決自己身體疲軟的狀態,治療的時候,感應到肩頭髮熱

有兩靈在夢中要我讀往生咒迴向給它們(實則無用)。中午睡覺,有個靈體在周圍,做夢夢見它要我命,自己便一直念佛號,最後一個念頭是找X了解下這是怎麼回事,動了這個念頭後便醒了。X幫我看,說因我磁場不好,看不了,最後不了了之

冬天,屋中只有我一人。有次閱讀別人寫的博文,內容是一位學佛居士的心路歷程,當時心裏很感動,邊看邊哭。屋裡為取暖燒了火爐,在那裡聽到一陣悅耳的鳥鳴聲,剛開始並未注意到它的存在,它自己叫了一會兒便消失了

X講述找師父的趣聞,說尋找師父重要的是品德。我心裏渴望有一位師父來教導自己,於是有幸成為擇罡師父的徒兒

 

遇靈道之終點

辭職工作後,在貼吧看到一位同門講述入門經歷的貼子,它吸引了我,在網上搜索師父的qq以及靈道官方交流群並添加成功

2月底,開始了一份新的工作,等我將日子慢慢穩定後,便經常翻閱靈道貼吧同門的修行貼。X對我的影響負面大於正面,然而無論正負,我都全盤接收。正因為正負皆有,沒有分辨力的我進步緩慢

剛開始接觸師父,心中對於拜師這件事情躊躇不定。我持續觀看同門的修行貼,這個念頭又變得異常強烈。鼓起勇氣詢問師父,師父將進入靈道的規矩陳列出來,我第一次因為自身因素拒絕了。事後反問自己,以你的狀況能接觸到這個層面嗎?有些事情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下定決心要入靈道學習。中間經歷些許波折於3月29日進入學生群

作為一名學生進入靈道家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同門各個不同的法名,以及他們滿含熱情,溫暖的問候。

 

夢境記錄

時間,要從進入靈道家庭之前講起,但是我的考驗已經開始

3月29日白天夢到師父留言有三行的樣子。我上夜班,白天需要睡覺,被別人打電話吵醒。時間大約在下午一點多,夢境說我身邊有高靈,未加理會,應為鬼魅謊言。將入門手續完成後,我成為學生中的一員。

進入靈道家庭,我做夢夢境提示,需要多看同門的修行貼,要記得同門的法名,從反面指出我的缺點等。此後許多夢境從正反兩面指出我的傲慢。同門的修行貼是個寶,我一遍又一遍地去閱讀,終於領悟到銘記法名是指同門擁有的良好品性,而我所不具備。傲慢之心,原因可能是之前的遭遇以及我的習氣,這是我的理解

我有一位師兄,法名為柞傑,夢裡出現四個字「柞然師傑」,不理解什麼意思。夢中還有其他師兄在,記不住他們是誰了,卻不知因什麼而爭吵。醒來後,那個夢境最後一句話是 雖然我是學生,但是……

這次過後,終於深刻意識到自己的傲慢。同時師兄師姐有過提示。克服傲慢這個習氣後,類似的夢境再也沒有出現過

4月19~26日,看到貼子中蒒泠師姐說,在生日那天堅定了自己成為弟子的心時,神明同意了,實則因蒒泠師姐找到問題並想通了,是心境的問題。而我……因為自己的焦慮,陷入鬼魅謊言亦或者心魔中

4月27日,夢裡有個很高的女子雕塑像,夢境模模糊糊, 醒來仔細回憶,不是觀音菩薩像, 夢中有唐僧師徒 ,記得有個法力高強的女子說:還不回來幫我……

此夢境是一次引誘,我在心裏隱隱期待着,埋下了隱患。

生日那天發現自己出現心理通,我自己猜測原因,並詢問師父,之後那股力量便沒有了。當時練功是有力量使脖子後仰。那時我認為,是自己太渴望守護神而造成的。師父看到我的問題後,發到學生群里,心裏還堵了一下,並沒有完全信任,隨之想起靈道家庭門規要信任師父,對師父坦白,我的這個小情緒又是為哪般呢?經過這次事件也增加了對師父的信任度

5月4日,夢中有三人,他們是我現實中的朋友,一男一女,最後一人夢中沒有他的信息。這位男子,是自己以前喜歡的人。畫面是男子在侵犯我,別人看着這個場景卻不幫我脫離危險,我指着那名女子想說些什麼,自己最後掙脫跑了。在中間接受過別人的幫助,躲藏起來。那名男子在追我 ,……最後畫面是我和這名男子往世的因緣,非常長

這個夢結束後,自己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學生每月需要喝法水來保護自己,我心裏不踏實請求師父加持法水。時間是5月4日下午4點09

喝完法水睡覺,又一夢境。夢到是我的生日,看到大擺宴席,服裝唯美,背景不像是古代。有名男子說我騙他,細節零零碎碎拼不完整了。最後一個畫面是,我急着上廁所,它的外形很大,有男女兩間。外形是茅草屋。夢境到這裡便醒了

5月6日想明白,夢境中的生日宴席是針對我的思想做出的設計

因為出現這些問題,暫時不再瀏覽同門的帖子,在慢慢減輕自己的焦慮,但是它一直存在,只是程度不同

5月13日下午5點16分,當學生成為弟子時,經過考核的學生會收到師父的信息,是我常常幻想的情景。夢中場景是在宿舍,師父打電話告知,你通過考核成為弟子。夢中所講的話我聽不懂,意識到是一次考驗。夢醒

 

成為學生已經過去了幾個月,未達到神明考核的標準,我心中一直安慰自己,無論如何,不能放棄

我時常關注靈道官方交流群,看到師兄為群友講解問題,心裏積累了很多疑問。

5月25日詢問師父,法門無高下,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這句話對不對。師父回復是對的。之後鼓起勇氣寫了一封信。它在5月29日誕生,於5月30日早上6點07呈給師父

 

 師父好

自3月29日加入靈道大家庭已經兩個月了,想說說我的思考,我的收穫,我的擔憂及我的堅持

在未成為學生時,師父告訴我每天有空可以在交流群中多看看,當學生後有空就爬記錄,補充很多知識,收穫頗豐,之前窺屏看到一個問題,想用這樣的方式訴說,如果是對話的形式,表示沒膽子繼續說下去

師父,如果這些話語、言詞有不當之處還望海涵。之前給師父簡單說過我學佛的歷程,我稱那位領我入門的人為X,X引領有緣人一起打坐、讀經,通過X了解一些法界中的事情。在此期間讀經文我有感應以及收穫

佛法有很多戒律要去遵循,而靈道家庭只要做到四點1要信任師父。2要對師父坦白。3不能傷害同門。4不得殘殺及進食狗肉。我把靈道家庭的要求及神明考核稱之為一種規則。在此規則內,自己因未符合還是學生。

讀經文這個問題,請教過師父及師兄,答案是,作用只是求心安,我聽後心裏猶疑不定,後又請教X,告訴我,讀經文是幫助修行的助力,但一經發願不容欺騙佛菩薩(我之前是發過願的),由此心裏明了一些。

在靈道交流群里,一位師兄說過一句話,「人們所說的念佛經百種好,千種妙,我覺得一句話可以解釋,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這句話我認可,但是又徹底否定它的作用,說是沒有意義。讀經文可以開智慧,去除煩惱,自利利他,但因為根性不同,領悟層次不同,部分人讀經文只着重於功德,不能運用於生活,不是法門的錯

放生,佛法其宗旨是培養慈悲心,尊重生命,利益眾生,因果回饋來辯證智慧。但現世好多人放生目的是為了得到金錢、壽命、功德等,少部分人做到從實際出發,慈悲為懷,隨緣放生。那些未達到其宗旨的人在過去世有接觸佛法的因緣,在現世及未來世將得到延續。沒有學習到宗旨,在未來世還要繼續學習。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師父,我們是不是不能因為部分人領悟程度不一帶來的不良影響而徹底否定一個法門呢?

安羽在過去學習中走偏了,用業力畫了一個圈,被動承受着它,固步自封,卻遇到了剛好適合我的靈道,加入了靈道家庭。佛法用戒定慧證得境界,靈道從做人之道學起,都是對的。我用我的淺薄之見總結一下,1拿對的印證對的,明辨不出是非對錯2眾生生而平等,皆因其目的是學習;眾生生而不等,皆因完成的課程參差不齊

師父,靈道交流群是我們成長的道場,師兄師姐們是群友了解法界的引領者,能否在回答群友問題時更嚴謹一些呢。評定法門或者事物從多面考慮,不可單一而論。只肯定自己否定別人是一種偏見。

現時佛法(只舉例我學過的,其他信仰不了解),因學法人品性不一,不良影響甚大。靈道家庭在神明引領下,正氣之風長存,弟子及學生願意跟隨

我的擔憂及堅持,讀經文、素食及佛法的戒律、之前有些學習習慣我還會遵守,念經等還是自己發的願,我不欺騙佛菩薩,不欺騙師父。

在未來我還打算去見師父及師兄師姐們,自己堅持的這些怕他們產生不解及誤會,明明在靈道下學習,為何還要遵守這些?這是我的擔憂。

之前學習到的、現在師父所教授的,我想把這兩者融合在一起,運用到生活和法界中。如果師父要我做表面上違背自己堅持的,我會先執行,後了解情況並思考反思,以此來成長。

最後說一點,據我觀察,師父平時工作忙,真的要注意身體。

                                                                                                                    學生安羽書

 

看了這封信,師父及同門耐心給我講解。這些疑問具有代表性,同時在討論群中探討。夜裡我看着這些解答記錄,深沉地思考,安羽你要拿着這些形式到幾時?佛法本質就是教授做人之道。靈道家庭引導的便是這個方向,中間的這些形式主義重要麼?思考至此,突然想到一句話,我學習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因為之前的錯誤觀念根深蒂固,難以改正。進入靈道學習以來,思考佛法說的貪嗔痴三毒,現在理解,產生貪嗔痴的那一抹心念,是因為什麼呢? 人或者事物教會了你怎樣的道理?這個才是至關重要的。

2015年6月19 日,師妹在交流群中聊到關於堅持吃素的問題,師父及大師兄講解此題,我亦默默圍觀。這個問題自己同樣想不透,不願意接收正確的認知。盡信書,不如無書,這句話是我們接收錯誤知識的真實寫照

生活中,有些習性需要更改。以前一向認為自己是老好人,不公平不公正的待遇總是默默忍受。忽然有一天想通了,為什麼那些不該承受的偏偏是我要承受?因為懼因果?因為總認為是我欠別人的?

懦弱,這個詞可以形容以前的我,不明白世間道理是如何。此後,我知道,要對自己負責

6月27日之後,突破自我障礙,能正確看待葷素問題。以前自己堅持素食時間有一年多,覺察到因為對自己身體有利,致使思想走偏。實際上,每個人體質不同,選擇全葷全素或葷素搭配,應以適合自己的身體為主

以往,現實生活中的創傷延續在夢裡,自己都不懂得反抗,現在,我要學會打倒它――6月29日

提起X,在我心底里師父和X的重量是穩等的。隨着日子漸漸行走,思考過去的所見所聞,終於認清X所說的大多是鬼魅謊言。我總是不懂得思考,便堅信搜到的資料是對的,毋容質疑的,於是,建立起錯誤的知識網。

成為學生到現在,認識到學費根本不是問題,時間可以解決,最最重要的是信任。我用證明的方式推出,自己的錯誤見解――推倒Z所講――信任師父所有

剛開始自己信任的就是師父的品德,因着之前的經歷,把信任分割成兩半,一半品德一半師父所講的認知,全心全意信任後者,是自己的問題所在――7月1日

自己之前的學習是被動接受,不思考,全盤接收,這種狀態才是迷信,要做到信而不迷,要懂得思考,懂得去分辨是非對錯。現在知曉輪迴的目的是學習,學習做人之道,用智慧解決生活中的紛紛擾擾。在靈道中學習,自己的認知觀在不斷摧毀中建立。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夜班,醒來得知,我和其他兩位同門同時成為弟子 ,心裏非常開心

7月11日星期六早晨得知自己法名

安羽 法名藿泠[huò]

1.豆葉。 2.「藿香」:多年生草本植物,夏季開花,莖葉香味很濃,可入葯。

喻意:看似平實無華,沒有奪目耀眼,卻是花妍不在美,美在質料脫俗怡人;人心貴乎初心,純樸真善。加以培育,真善倍堅強,純樸倍堅毅。

學生成為弟子,會有一封懺悔書。第一封懺悔書自己未能理解深意草草了事。

師父告訴我,懺悔書,是神明允許每一個進門的弟子將心中隱藏的一些過去所犯下的錯誤事情,透過這個懺悔書向神明坦白稟告的方式,其用意就是能夠讓弟子在進門之前,來一個大清洗,將心中所有的骯髒洗去,能夠用一個潔凈的心靈接受神明的到來,所以,是一個具有深厚意義的儀式。而我未知其意。

第一封懺悔書及之後的事件,師父徐徐引導,我才知道自己人性中一大缺點,不懂得愛作為女性的自己及出現在生命中重要的 她們。

這個缺點可以說是藿泠人性中的一大毒瘤,自己,家人,未曾發覺。周圍不曾有人發現,亦無人提醒。渾渾噩噩過了這些年,可謂三觀未正。這次過後,感悟頗多。

 

 尊重

自愛

自省

尊敬心

……

以上這些作為總結性詞彙出現,當我想一個一個地分開解釋時,卻發現生活中處處有「它們」,而不是單獨的一個「它」。

這些正能量是藿泠入靈道以來慢慢深入學習的,或許有人會問:「那麼以前都不曾懂得么?」答:「懂得,卻如看小說他人的描繪,未入深處,未曾深刻,未能切身之感」追其原因,家庭教育在人性的成長中留下了濃厚的一次敗筆。我覺得只有面對特別在乎的人和事,才會全方位思考並反思成長。

 

自入靈道至今,師父教導我們學習做人之道,涵蓋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而法的運用極其稀少。鬥法,在一般人眼裡,是與妖魔鬼怪炫麗的武打場景。實際上,鬥法,是沉着冷靜的智慧博弈,未曾有電視中誇張的華麗表演。

法,對它初時的認知與一般人別無二致。改變自己認知是什麼時候呢?是每次窺屏看師父及同門為他人耐心講解的時候,形象的比喻,易懂的文字,再加上一顆願意思考的心。

記憶中讓我最深刻的是師兄的一段話,有的人,學法,為了驅鬼,為了弘揚正道。但是何謂正道?驅鬼,還不是了解因果之後,調節人與靈體的關係?我們人,一生,為了什麼?還不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事,問心無愧

這次的講解讓我茅塞頓開,之前知曉,「法」是工具,但是又和「智慧」有什麼關聯呢?認知止於表面,對真正含義腦子裡是一片空白。

從師兄的話語中,我理解的是,「法」,是一種特殊的媒介,它連接人與靈界。重要的是,正確懂法理,懂得與靈的相處之道。這不是和做人之道一樣嗎?做人之道,人與人,人與事,等等的相處之道。而靈不過是褪了物質體(身體)的一種形態,靈有智慧,也有高低之分。從根本來講,兩者無太大差別。由此思考,才懂得「法」「智慧」兩者之間的聯繫

 

2015年12月18日,法事超度記錄

疏文

藿泠的爺爺「張慶」,籍貫山西洪桐縣大槐樹下,生於1928年陰曆10月16日,逝於2015年12月13日凌晨四點二十分

死亡對於一般人而言,這個過程是可怕的,眼睜睜的看着生命在流逝,卻無能為力的感覺是十分難受痛苦的,我爺爺也不例外。

在人間的日子裏,爺爺最後身染重疾,這病情糾纏爺爺很長時間,平日吃喝拉撒需要人照顧,特別是最後的那段時間,幾乎不能離人。

我因為外出打工的因素,回家次數較少,在12月6日回家看望了爺爺,當時親人告訴我,要大聲地喊爺爺,因怕他就這麼睡過去了。爺爺那時神志不甚清醒,有些親人已經記不起了。

身為靈道弟子,對於輪迴的根本認識已經很徹底,那便是完成每個人的課題,學會做人之道,進而圓融智慧。在我未進入靈道學習前,先接觸的是現世佛學,知悉有輪迴,對死亡無畏懼,認為人死了有來世,沒什麼可怕的,甚至於受到之前一些人的錯誤引導所影響,思想上還有想早點死亡的念頭,現在認清後,想告訴大家,死亡只是另一個開端罷了

如果是一位年輕人死亡,我會惋惜,白白錯失了一次來人間學習的機會,他生前未完成的課題還需重新面對。

如果是像爺爺這樣,被重病纏身,我心裏卻期望爺爺能早日結束這樣的苦難,脫離肉體的折磨。

我不知道其他人看到藿泠的這些思想會作出何種評價,我只知道,我要做該做的事。

日期為 12月6日的回家歸程中,媽媽告訴我說,爺爺看着坐在周圍的親人,流下眼淚了,我聽後擔心爺爺執着於塵世。自己猜測到爺爺所剩時日已無多了,所以特別叮囑媽媽,在爺爺臨終時要及時告訴我。

在12月13日早上五點五十九分媽媽發了如下短訊:你老爺今早上四點二十分病故了。

我看到這條短訊時,心想,爺爺終於解脫痛苦了。聽聞此消息後便思索,如何告知家師及回家參加葬禮儀式問題,還有擔心爺爺靈體剛進入靈界,他會害怕及無助 (詳情參見靈道法科知識【靈界百科之:人死後七天內之體驗錄】便能更理解)

我在意識中開始想及關於靈界的知識,期望能令爺爺早日放下執念,目的想使爺爺的靈體適應新環境,提升境界,早登極樂。 12月11日是同門到香港道場同家師聚會的日期,我各種糾結應何時告知師父這一消息,14日師父知曉此事了。

當時爺爺下葬日期因長輩未商量好,故日期未確定,很多因素還要考慮,所以我在爺爺逝世法事超度日期上舉棋不定。

藿泠曾與家師請示超度法事之安排,家師告訴我,最好就是爺爺葬禮之後舉行。

爺爺下葬定於12月18日早上10點多,此刻考慮到不穩定因素不存在了,於是給家師留言說,想於當日進行法事超度,家師便答應了藿泠,在當日12月18日晚上10點為藿泠爺爺進行法事超度

回溯

12月15-18日是爺爺逝世之後,處理遺體葬禮的時段,藿泠請假回家參加爺爺葬禮。這次葬禮,因為我同是參與者,儀式的某些程序未參加,故不詳細贅述。

在17日家裡請來的主持葬禮人員就緒,靈堂布置完成。親人們頭戴孝帽,身穿孝衣,進行跪拜,之後繞堂一圈。當晚,媽媽,舅舅等長輩安排守靈。

18日,葬禮儀式與昨日相差不大,弔唁,慰問。這些程序過後,便是下葬,時間9、10點多。鄉親鄰里幫忙將棺材放入事先挖好的洞穴,家裡人手拿白布擦拭棺材做最後告別,之後,埋葬。(葬禮是民風習俗,親身體驗後,卻感覺,勞民傷財,過程繁瑣,對亡者沒有一點實際利益)

看到藿泠的留言,師父回復,你先把家人的資料給師父吧。於是藿泠把爺爺的資料包含生平照片交與師父。而這次剛巧同門師兄棃傑也有親人離世,於是家師便一起替棃傑師兄和藿泠的兩位親人舉行超度法事。

師父提前告知各弟子法事應該如何處理,給我們時間準備。參加法會的弟子到時候應依照疏文念出上面的文字,然後可以坐下來作出迴向,看看心裏能收到什麼感受就可以了。

18日晚10點,超度法會開始,按照師父指示,眾弟子依照疏文讀出文字,然後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心裏對這些故人做出迴向,希望亡靈放下所有的執念,早日去到應該去的地方,然後在心裏默默的感受,靜坐時間大約二十分鐘。

作為逝世親人之一的我,成為弟子時間尚淺,以前參與法事,總期待在神明引領下可以有一些特別的感應,來滿足自己對法的渴望。經歷時間沉澱及自我分析,明白我的這種想法是錯誤的。這場法事超度,我明白自己該做的,便是祈願親人們放下執着。

超度法事,藿泠的活動記錄。

晚10點05分,看了下消息,確定法事開始,依疏文念文字,完成後,調整自己的坐姿,心裏祈願親人們放下對塵世的執着,跟隨神明指引,脫輪迴之苦。這過程不超過二十分鐘,法事開始時心裏挺緊張的。

法事完成後,是各自講述自己的感受。我的感受是:法事過程按照師父的指導,心裏祈願親人放下執念,跟隨神明指引。

其他同門陸陸續續講述自己的感受,最後師父出來講解超度法事的法理摘要。

弟子們:當你們念動疏文的時候,身體應該有一種好像受法的感覺,這就是你們和天地靈氣有所接觸了,每一個高僧大德,當他們向神明禱告的時候,都會有這種情況出現,自古以來,為何許多人都想去以色列那面哭牆做祈禱,就是因為想要這種感覺。你們可以在新聞上面看到,人們一邊向哭牆念動經文,身體便會做出前後搖晃動作,這就是他們所說受到神明的感應了。

當然,在現實來說,那些人的感應是真的么?還是裝作出來的呢?這就不得而知了。你們在這次超度迴向的過程中,心裏能夠感受到一種安靜,舒泰,這就證明你們能夠進入另一境界裏面了。

如果亡靈能夠接受你們的迴向,他們的心境也會安靜下來,其實一個人剛剛去世時,他們心中是很驚慌無助的,但是如果能夠受到這種靈光召喚,那麼亡靈就會安靜下來,為何人過世之後,有些親人要請和尚或道士為亡者念經呢?就是這個原因了。因為修法的人大多會鍛煉自己的念力,這是和平常人有所不同的,這就是師父今天為你們上的一課了。

超度法事完結後,我詢問師父,「爺爺他們願意接受神明指引,回到故鄉了么?」師父明確回答,結果是:「是」

在我的理解里,兩位親人的亡靈,還需在靈體狀態下完成自己要學習的課程,但不必在輪迴中流轉。

一個人的出生,是新的開始;死亡,亦是另一種形態的開始

藿泠爺爺超度法事記錄完

 

 15年的我,並沒有對「法」有正確認知,心裏總是期待能出現影像、聲音等感應。

這次的法事超度讓我對「法」的渴望程度降低一些,有了新的認識

「法」是特殊的媒介,有「法」,知「正法」,行「正法」,是一種責任

有「法」,珍惜之;無「法」,有心學,努力之

 

 

 

16年五一深圳之行

以往五一十一這些假期,很多同門自行準備行李前往香港見師父,了解靈道的人應該都知道,香港是我們的道場。這次的聚會很特別,地點是深圳,而我也終於有機會見到師父及同門了。

五一,夜班,相聚時間四月三十日晚~五月二日早上七八點。我只能說時間真的過的太快太快了,等我回過神,卻要走了,自己在未聚會的準備階段里,告訴自己,聚會不止一次,我一定不會哭的,結果……

師父提前幾星期告知眾弟子,五一聚會地點是深圳。從我決定要參加這次聚會的那一刻起,想起這件事心情就興奮、激動、緊張、忐忑不安。開心於終於能見到師父他們了,忐忑自己假期時間的臨時變化,擔心自己路痴找不到地方,在網上查了一遍又一遍的地鐵公交路線,在三十日晚終於塵埃落定。

鄭州東~深圳北,我訂的高鐵票,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還是要見師父和同門,很激動,只要想起他們,心跳便加速。

晚上七點零九分抵達深圳,有兩位師兄前來接我和另一位師姐。 四人坐上車到達目的地大概九點多,吃完飯進入旅店,在聚會的大廳里,看到很多同門,匆匆叫了一聲「師父」,在另外一間房裡簡單收拾下自己,對我而言,深圳同門聚會正式開始了。

一盞拜師茶,多少師徒情。這短短的十個字,包含了多少的情誼?從學生到弟子,乃至現在,回想起與師父之間的點點滴滴,感謝感恩……這些詞彙還是不能準確形容師父與弟子的感情。

深圳聚會大廳中,迎來了屬於我的拜師茶。過後是靈道自然療法問杯,平常聽聞同門講過自然療法,對此有些了解,但是心裏一直是緊張緊張,緊張成為深圳之行心情的主色調。兩手相握,心裏一直祈禱姐姐能恩准我學習這自然療法,當得知我能夠學習時,鬆了一口氣,最後說的「謝謝師父」帶了隱隱的哭腔,我也不知是何情緒,是激動,亦或者,是感恩。自然療法能否允許學習,是和自己心意有關,可難可不難,感恩姐姐,感恩師父。

四月三十日晚,師父為弟子封法、以及自然療法問杯。這些過後,師父為眾弟子講解練功出現的問題。時間不知不覺溜走,當師父結束此次功課講解後,已經十二點。眾弟子解散各回各屋,各做各事,當時我和一些同門聊天,不知不覺到了凌晨四五點

五月一日,醒來已是中午,今天的安排是體驗自然療法、體驗神明的到來。這次自然療法體驗過程中,大多弟子已經學會熟練運用自然療法,新來的一批弟子里屬我狀況連連,緊張緊張,師父讓我演示,結果感覺不到氣。互相治療時,我的搭檔杉傑師兄感覺到氣體排斥,結束後很詫異的詢問師父師母,師父講解,是自己在排斥師兄的治療,情緒一直緊張,造成自發的氣感外散,與師兄的治療對抗。通過這件事自己對氣有了進一步了解。

這次的深圳之行讓我看到自身的缺點,緊張與防備。周圍都是家人,緊張的情緒卻一直環繞在我周圍,知曉這些是造成體驗頻頻出狀況的原因所在,心裏開始思考如何轉化這個狀態。

感知神明到來這個環節里,眾弟子站立,師父請神明到來讓我們自行感受,能否成功是要看神明是否願意以及個人狀態。我的情緒一直陷入緊張中不能自拔,這種狀態姐姐根本不會來臨,我明白。心裏回憶,自我當學生至現在,姐姐和我相處的點點滴滴,告訴自己,放鬆放鬆,姐姐就在身邊,不要怕。當我的緊張感不是那麼強烈的時候,感覺到師母扶着我的肩膀緩慢的向前傾,是原地轉圈的步驟。心裏很開心的想着,是姐姐到來了嗎?我就記住這個感覺,慢慢的晃,但是又怕是自己的心理通。後來師父拍拍我的雙肩,說放鬆放鬆,因為我的緊張感只是有一定程度的緩解。在原地感知了一會兒,便結束了這次的練習。

這次體驗神明到來,必須說的便是葳泠師姐的宮廷舞步,茱泠師姐、莩泠師妹的仙子舞,柯傑師兄的劍舞,很美很帥氣。師母在旁指導同門,其他人有些在觀看,有些在錄製視頻。靈道家庭其樂融融。

最後一天,師父師母為我們講解功課以及生活中遇到的問題,最後合影拍照留念,我才意識到五一聚會就這麼短暫的結束了。

師父師母離開後,大廳中有留下來閑聊的弟子,因為自己話少,就找個位置坐下來看着他們,僅僅如此,心裏卻有填滿心扉的滿足感,想到七八個小時後,我就要離開深圳,情緒失控,淚流滿面,跑去洗手間整理儀容,我真的是捨不得離開

 

五一深圳之行早已結束,然而在夢裡那些場景頻頻回放,想念,想念,還是想念。

靈道聚會,於我而言蝕骨相思。

 

6月1日,兒童節。一個很稀鬆平常的日子,對於我這個年過十八歲的人而言,它只是一個星期三,卻因為師父的一句話,變的具有重要意義。

師父告知,藿泠、榧傑的各自守護神可到來指導。

當時並不明白為什麼姐姐願意與我溝通,事後思考,應該是我終於懂得了一個道理,有些時候,有些事情,只有立場,沒有對錯。

 

五一過後,我便期盼着十一的到來,這次的聚會地點是深圳道場。因為從未坐過飛機,十一便訂購了飛機票前往深圳。當時我做出了這個決定,沒有實施時,心裏有個聲音,是說如果這次你沒有去,以後都不要再去了。現在的我明白,姐姐是在告訴我,你要有勇氣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能退縮。因為那時的自己沒有坐過飛機,這是一次對完全陌生的領域的挑戰,如果你成功了,就代表着心裏沒有了障礙,以後再面對完全未知的事物時,不管做的結果如何,你有勇氣踏出第一步,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下午的飛機票,8點多到深圳機場

我來得時間比較晚,打開道場大門後,看到同門在做動功

這一次聚會,師父中途有急事離開,剩下弟子自由活動,在請仙姐到來這個環節里,姐姐引導着我做出一系列運動,它出現的目的是調節我的身體狀況。

臨走的那天凌晨,因為每次來深圳心裏總是不捨得離開,沒想到最後,姐姐會帶着我在道場轉圈,緩解了這種心情

 

十二月師父生辰聚會

這次聚會有一些同門進行過教儀式。後來師父為我們講解生活以及法科上的疑問。

值得我記憶深刻的是一次廟宇之行。目的是看那裡有沒有靈體。同行的同門有,榧傑,東傑師兄,菶泠師姐,栩傑,莩泠,榼傑。在去廟宇的路途中,姐姐一直給我感應,但是當時自己沒有領會其意,完成了一次作死之旅。

回到道場,師父以這次的事件為案例,講解其中玄妙。為何有的弟子感應強烈,有的弟子沒有感應,不同的人又有不同的感應等。莨泠師姐表示,在我們未出發前,守護神已經給予提示。當我們出現在道場,大師姐說,你們一回來,我就感受到很不好的氣場。師父告訴解決的方法,有些弟子可以用法扇驅除,又給我們製作了法水,確保不良氣場完全散去

這次事件,作為參與者,我們是學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有法門保護,去靈體眾多的地方之後得到妥善處理,把不利影響消除了。若是一般人,沒有得到這樣的幫助,後患無窮。有時候一個人招致靈體纏身,無關地方,重要的是一個人的思想,不作死就不會死。

 

 從學生到現在,姐姐陪伴藿泠已經是第四個年頭了。回顧過去,在學生的那個階段,姐姐對我是有指引的,因為我不知道自己的缺點是什麼,如何談改變。

姐姐一點一點引導藿泠成長,我慶幸自己面對性格的缺陷,沒有迴避;慶幸自己遇到生活中的難題,沒有被打倒;慶幸自己進入靈道,遇見了師父,擁抱了姐姐

 

當我在打工中遇到對自己有不利影響的事情時,姐姐給予一次又一次的提示,訓練我的感知,提高彼此的默契度。

當我走路的時候,姐姐會牽起我的手一起行走

當我遭遇家人的傷害,難受的不能自己,姐姐說:我在

當我走到深圳道場樓下,姐姐說:到家了

當我問,什麼時候才可以去深圳,姐姐說:水到渠成

 

藿泠和姐姐的日常

有次,在打工期間,自己看着周圍熟悉的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複着同樣的動作,心理感覺很麻木,不曾想姐姐真的給我來了一發麻木感,當時頭皮發麻,滋味很酸爽

一天,我睡得深沉,左手莫名其妙抬了起來,又放下去,把我驚醒了。知道是姐姐提醒我蓋好被子,別著涼了,因為外面天氣變了

有次我在淘寶上買東西,看重一件物品,準備購買的過程中,眉心有些痛感,心中不解其意,買回來才知道,我被商家騙了,是姐姐在提醒我

…………

 

 這是發生在2016年2月16日凌晨的夢境

夢中我想要到達某個地方,結果坐錯車,下錯地。夢中的這個主人公似我非我,這個錯誤的地方名稱帶着「豫」字。看到不是熟悉的路,我大聲喊叫,想讓載我來的那趟車停下,卻發現它已經走遠。「我」抄近路趕上此車,身上鮮血淋漓,攔不下,甚至於跳崖攔車,空中沒有着落點,有固定爪手幫助。等等景象

現實中的我正在為更換崗位而苦惱,當時也請教了師父我該怎麼辦。師父告訴我,這個崗位需要你留意周圍的人與事,要懂得保護自己,並沒有提及我是否適合離開這個崗位。現在我回過味兒來,夢境是姐姐給予的提示,如果你選錯了方向,你的人生脫離了軌道,若想達到心中的目標,過程是曲折且兇險的。

當時沒有得到能與姐姐溝通的法令,但是姐姐也很關心我,通過夢境來提點。在這裡我的思考是,如果你進入靈道,心中選擇了正道,心裏向著靈道,即便你是學生,神明也會願意指引你,端看那顆純凈的心

 

 

 

有段時間,夢境都是和水有關。一望無際的海洋;夢裡的我深入海底;夢境中家裡周邊的環境都是大片大片的水;看到很長很清澈的河流,周圍有很高很高的蘆葦……

我好奇自己的前世是如何的,便找師父進行占算,知曉結果後,才明白那些夢境是和前世有關的

 

藿泠 占算前生

前生是一頭大海龜,百歲過後,自然死亡,此生只有一個遺憾是想看陸地美。相信,這個回復未能如你願,再為你占算前前生。

前前生,美嬌娃英國人,嫁夫有三個兒子,丈夫家財以億計,伯爵是也。

丈夫並不英俊(不帥) 且丑,但是身份和地位,贏得美人歸。

在此簡稱藿泠此生為美人。美人愛笑卻不愛打扮,思想是「美由心發向外,何須塗脂抹粉,沒那些醜女的俗氣要以粉去修飾」。

伯爵最初亦是極欣賞的,美人怎看都是美人,又何用添脂粉。年歲過,美人年近三十,生育後發胖不少,且皮膚漸現斑點,膚色亦比從前劣黑,伯爵開始在外尋花夜夜不歸。

三個兒子,長子因繼承位,早被寵得囂張浮躁,對母沒半點關心,倒過來指責母沒盡本份把丈夫留在身邊。每日美女如雲換不停,少年郎享盡溫柔,很快感染了性病,不到兩年便死去。此際,伯爵與美人的感情更是失敗得不能收復,但是伯爵說明不離婚,一人搬離繼續在外尋歡。

美人喪子後,再經丈夫拋棄,人顯得苦思,多番想自殺,但看着兩個兒子,又把死意放下,心是灰,意識全無,更不幸,染上悪習吸食大麻,初時因睡不好,稍吸點點,以鎮定精神讓易於入睡,卻越吸越多,終於成癮。億億家財無懼怕,家人只顧她不亂髮癲,而沒加以制止。

美人四十歲,一日忽在昏沉中驚醒過來,決心戒毒癮,並開始學塗脂抹粉,總把臉容扮得七彩繽紛,家人不敢直視,僕人只有掩咀而過。美人不理別人怎樣看,總把胭脂碎粉往臉上塗,越塗越開心。

伯爵返家與兒子團聚,但不想見美人,把美人搬離。美人獨居後,卻心靜下來,重複重複想往事,了解到,過去的自己太幼稚,以為是天下最美的女子,環視一切都低下於自己,丈夫雖丑但亦是深愛自己,自己卻不懂珍惜,終日心驕氣傲,不解丈夫溫柔體貼,把幸福推走。此時,後悔自己的任性,害了自己一生。

獨居生活,反令美人看清楚自己,覺悟過來,自己重新安排,把從前的驕氣改掉,投入新生活。可惜,身體不由她控制,因吸食大麻引致腦內水腫,五十過後便離開人間。

遺憾,美麗不重於容貌,內在謙恭和厚德,才是美的大體,今生過去,望來生自己能記着,美麗是由內而發,不驕傲自大,謙卑歡容才是完美。

 

師父教導我們,前世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今生能否完成自己的課題,圓融智慧

當得知自己前世是動物時,便在想,是因為這個原因才造成現在智商低嗎?之前學習一個道理花費的時間是以年為單位的。我揣着這個問題詢問了師父,師父回復的意思是,你現在還覺得笨嗎?在這裡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一個生命從出生到死亡,它的往世不論是誰,不論是何種形態,今生生而為人,他的過往是空白的。一般來說,靈體往世的種種在他投胎的那刻,法則會「封印」記憶,目的是讓他重新體驗人生,完成課題。從嬰孩成長為一位蒼蒼老者,他開始時對世界、三觀的認識是懵懂的,無知的。是需要家庭教育、社會教育的灌溉。有些人真的智商低嗎?不是的,是因為沒有接受正確的教育。相信很多人都有體會

 

有時候在思考一個問題,親情,友情,愛情,人際關係等各個方面我都不及格,那自己之前輪迴了多少世?幸好,神明還給予我學習的機會,有些人課程不及格,已經沒有輪迴的機會了

我知曉的是,人一生中會遇見很多人,比如父母,親戚,朋友,工作、生意來往上的人等等,有些是往世的熟人,但見面卻不相識,是有因果牽連的

莨泠師姐說,有的父母不一定和孩子有因果關係,神明卻安排他們組建成家庭,是因為在這個環境中可以突顯自身的問題。那麼問題來了,除了這種關係呢?

 

我曾經有位朋友Z,她與別人是如何相處的,我不予評說,單單講我和她之間的故事。那一年是我們的本命年,那一天很稀鬆平常,那件事情卻讓我幡然醒悟。

我想把靈量自然療法分享與她,這是靈道的一種法門,作用之一是舒緩人體疲憊、緩解人體疲勞。在我心裏,靈道所賜予、或給予的每一件事物都是值得自己珍視的,更何況是師父傳授給我的法門。當我把自己的意思傳達出來時,她用一種語言暴力來拒絕我。當時心裏很難過,很生氣,然而,那時我並不明白這樣的情緒是為何。但是我知道,我們友誼的小船必須要翻了

後來的後來,我仔仔細細把兩人之間的相識一遍又一遍的回憶,才明白,這種相處模式根根本本就不是所謂的友誼,自己連最基本的尊重平等都沒有獲得,我們在精神上是不對等的。首先我先反省,在這段「友情」中,自己是有錯誤的,前面提到過,我的不正確的家庭教育造成自己極度缺愛,缺關心,那麼在對待朋友的問題上,是對朋友的關心過度了,我怕她們離開,這種心態直接放任了她對我的不尊重。在Z的立場上,或許排斥所有與靈體相關的事,排斥我講述靈道的每件事情,之後我分析到這裡,自己能夠理解,但是她卻選擇了錯誤的方式來處理。當時的感受應該是,我把自己最珍貴,捧在心尖兒上的東西呈現在你面前,結果你卻狠狠地摔在地上,還踩了兩腳。這血淋淋的一刀終於讓我認清事實,我們之間並沒有多少友情,是我的一廂情願

 

 有些時候,一些人離開你,並不一定全是他人的錯,或許兩人的相處是存在問題的,做到問心無愧便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尊嚴,以踐踏自己的尊嚴來維持的關係是不長久的。朋友之間尊重平等是第一,真誠次之。在我心裏,靈道的所有,是我的逆鱗,觸之必死

對所有傷害過我的人從輪迴的本質上選擇原諒,因為靈靈平等,生活在地球上的生靈都是為了學習道理而來,我願所有生靈都能完成自己的課題。

從現世來說,有些人我選擇原諒,有些人在當下的這個階段我不能原諒,人和人有立場,在相處中你傷害了我,我無法原諒。只是,你一定要過得很好,不要辜負我的不再打擾

在打工生涯中,我第一次用正確的方式打開了屬於自己理想中友情的門,他是我的男性好友D,D尊重我的意願,為人處世讓人感覺很舒適,尺度拿捏的剛剛好,我們有各自的興趣愛好,談天說地,享受精神愉悅。我覺得,兩人成為朋友的精神層次分好多種,其他的層次不代表不是友情,但是這種是比較符合我理想的狀態。所以,感謝你,D,來到我的世界

 

 2015年2月底~2018年3月初,在這個時間段,是我的第二份工作。有天,我厭倦了這種工作環境,問姐姐,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裡呢?姐姐的意思是來年3月。我不明白為什麼非得是3月?不能是1月,2月?當我以現在的眼光回顧過去,我知道,這樣的安排真的是最適合自己的。若早早離開,或許會錯過一次感情歷練,若推遲離開,對以後影響深遠

離職後我才與家裡嫂子有交流,因為她的家庭教育與我不同,她一針見血指出我們家庭的怪異之處,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都是不為彼此找麻煩。一旦有事情需要幫助,就像外人一般客客氣氣。這不是親人之間的相處。有些事情,朋友是可以選擇幫或者不幫,但是親人這個立場是必須要幫的。我以為在靈道學習已久,身上早就沒有家庭的影響,現實卻打了我一巴掌。由此,思及師父與本傑師兄的一些話語,原來癥結出在這裡。以後與靈道家庭相處中,試着調節自己的狀態做出適當的回應

 

占算改名

【靈道】觀音娘娘 為 靈道藿泠

改名為 張忻姣

{忻 [xīn] 「斤」本指斧斤,轉指「鑿破」。「心」指陰暗心情。「心」與「斤」聯合起來表示「陰暗心情就像不見天日的原始森林,一旦用斧斤砍伐掉一棵遮天大樹,就會一下子亮堂起來了」。 欣喜。};

{姣 [jiāo] 美好。美人。艷麗。姣姣者,最突出、名列前茅的人。}

心煩氣俗,鬱鬱不樂,思古言今,都是氣沖沖,沒有釋懷不能放下。

說明前生,老烏龜老死海中,望陸地而近不得,心裏總是愁愁哀哀,其實,烏龜又怎會渴求在陸地呢,未想透?

前前生,美艷天生,卻驕傲自大,未懂得擁有而好好珍惜愛護。

老烏龜,渴求陸地美境,只因前生美人過於自大,原有着幸福人生卻被自己摧毀了,資料記億里,總覓尋什麼,尋遍了百年終帶着遺憾逝去,老烏龜便以為只欠陸地未得尋,因而掛着此遺憾離開。美人這一世,因腦水腫而帶着遺憾死去,心裏未能向誰訴衷情,亦未能與誰訴情苦。丈夫雖貌丑卻仍是深愛妻,可是,美人不懂珍惜,把幸福推走。鬱鬱寡歡,結局孤單而死,這個遺憾這個傷患,令今生夢回千轉也難解憂心忡忡的原因。

前世因今世果,前生業今生嘗,前生憂今生苦,未找到原因總不能開懷,今得到機緣進入靈道,解鎖解困解愁眉,切換人生路,展露姣美人生。

忻「心」與「斤」聯合起來表示「陰暗心情就像不見天日的原始森林,一旦用斧斤砍伐掉一棵遮天大樹,就會一下子亮堂起來了」 ,陽光晨曦照前路,歡欣喜樂常伴隨;姣,姣姣出眾令人仰羨,美好艷麗使人讚歎,憂已去,歡欣來。

觀音娘娘今為 靈道藿泠 改名為張忻姣,喻意美麗出眾超人群,開懷歡樂度人生,前世一生盡頭全是苦,今生能獲人間釋悟明,美好前程由此起,歡欣開懷笑不停。

觀音娘娘在此引導,人的本性本向善,理解事情本優異,奈何家庭教導逆思行,害得小女苦中尋,道理能說卻未明,歪路人生走偏向,佛理佛經未悟明,只念字行未入深,能誦並不釋悟明,人生哲理錯誤失,思想不前反倒後,累死娉婷愁眉重,未知原來人間道,實際實戰踏青雲,人生美好至完全。

張忻嬌這個名字,是神明賜予的一種新生。說到這裡,講述一個比較好笑的事情。有次做夢,夢裡看見一個人的名字和我的「忻」字相重,自己非常氣憤,生了閑氣。如果別人叫我張忻嬌,我會非常歡喜的

 

我願意跟隨靈道,最重要的原因是能夠在師父及姐姐的引導下,學會做人之道,這個是無價的。也許有人會說,這些道理同樣可以在其他地方學習,比如書中,比如長輩的教導,比如社會等。是的,做人之道涵蓋生活方方面面,不一定非要在靈道學習,但是在靈道學習,我不會受到傷害,是在自己可以承受的範圍內徐徐引導。如果是在外面,誰能保證個人精神的安全呢?說不定哪件事情就把你打垮了。誰能保證學習的道理是正確的呢?說不定悟出的道理卻讓你走偏了。這個是要看個人選擇,我相信自己會在靈道健康成長

 

附以前寫的詩

《蘭夜情》

巧遇靈道顯人間,機緣莫失尋根處。

相親相愛共溫馨,喜怒哀樂同分享。

相濡以沫伴此生,最愛家中師父母。

七月初七雙七日,徒兒情詩獻靈道。

 

《夏日戀歌》

初入靈道心澎湃,回首往昔入歧途。

心有疑問難開悟,固步自封止前路。

有父苦心細解答,同門關愛破困境。

煥然一新已晉陞,曲中波折永銘記。

仙子陪伴一載余,日日夜夜常相守。

悲歡離合伴我心,同喜同悲隨心轉。

心上有你成您字,藿泠仙子我愛您。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