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做閆永康,正一凈明派第二十六代傳度,道名法能,高功法師。

同時我也師承於靈道掌門,擇罡師傅門下,是一名靈道大教弟子。靈道法名:靈道柞傑——其喻意為:柞:常綠灌木,葉子小,光滑堅硬,有針刺。柞傑便是勉勵我要有自信,堅強不屈。

不少人問我,為何我要拜多門為師,我的回答便是:集百家所長,我跟隨的是正理,若只為虛名之爭,所見所聞所學都只是虛幻表面,難以擴展自己的修行,走來走去,便只是門庭之前三畝地。

不知不覺我入道門也有數年的時間,此時回頭再看,我很慶幸當年那個大學剛畢業的年輕小伙的我有毅然投身道門的決定。

而我之所以有投身道門,並非只是出於對道門的喜愛,更多的是我由小到大的經歷。

以下我為大家講述,這些年我的修行經歷,真實不虛,至於諸君閱後有何評論,一切隨緣吧。

首先講述的是入道之前的經歷

一、大難不死

我自小是一個很愛哭鬧的孩子,這是長大之後,我母親對我的評價。

其實我隱約記得,在我初有獨立自主意識的時候,我常哭鬧不止,並不是因為我肚子餓或者什麼,而且我感到不安,我總是感覺得到身邊有無數的眼睛,注視着我。為此我也對父母談論過,但是,父母都不相信,說我說胡話,明明一個人都沒有。

所以我只能自己默默的獨自忍受着,實在忍受不住那份強大「目光」之時,我只能哭鬧,吸引大人過來,我才能夠有一絲的安全感。

這樣子的日子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直到我12歲的時候,生了一場大病,高燒不止,最後把我燒暈倒了。

模模糊糊裏面,我感覺到父母抱着我去醫院,隨後我就聽到父母親的哭泣聲。但是我聽不清他們的對話。

此時我感覺我的身體似乎慢慢的散失着熱量,我感覺到冰冷,我被一種恐懼充斥着, 似有一股強大的力量要將我強拉出我的身體,就好像現在人所說的靈魂即將出體一般,我很痛苦,掙扎着,但是父母似乎並察覺不到,此是當時我的現狀。

就在我以為,我要離開我的身體之時,我又感覺到另外一股強大的力量,由外往內,將我又強壓回了體內,我便失去了意識。待我醒來,已經是一周之後的事情了,原來我已經昏睡了整整一周。這一場病之後,我的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準確來說,我被一些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所影響着。

二、詭異重重

我清晰的記得,每當我走在鄉間小路上之時(我們哪的鄉村小道,到處都有墳墓),我總是會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真是想想都覺得毛骨悚然。

我第一次看到鬼,是我鄰居家的長輩去世,其實在他去世之前的一天我在夢裡,夢到了他。我夢到院子裏面搭起一個靈堂,我距離靈堂有些距離,我遠遠的瞅着裏面的一切。本該是有人守靈的,但卻空無一人,只有一具棺材,花圈。。。。。。。

我有點好奇是誰去了?因畢竟是我在我家院子門口,或許是我認識的某位長輩吧。我走向前去,但是遺照卻是一張白紙,再往下看,棺材是空的,就在這時,我感覺到背後直冒冷汗,一雙目光正凝視着我。

我安慰着我自己,或許是守靈人來了吧。我緩緩轉身,原來是鄰家的王伯伯,但他居然是穿着黃色的壽衣,面色如灰,雙目獃滯,重點是他是漂浮的,就在我觸不及提防之際,王伯伯突然撲向我,我猛然驚醒,才知道原來是夢。我起身倒了杯涼白開水猛喝幾口,壓壓驚。就在我心剛穩一點,外面傳來了搭棚子的聲音。我心裏嘀咕道:不是這麼邪乎碰巧吧,我趕緊鑽進被窩,告訴自己沒事沒事。

現在回想起我當時的驚恐,不由想笑了,不過畢竟當年年歲不大,膽子小,也情有可原啊。雞鳴將我從睡眠中喚醒,洗漱完畢,我準備出門上學。剛跨出家門口,我戛然停止了欲前進的腳步,我家院子前,已經赫然搭起一個靈棚,我不由得倒吸了口涼氣。但沒辦法我還是得出門,我鼓起勇氣向前小心翼翼的走着:阿彌陀佛,無量天尊,玉皇大帝啊,可別跑出來啥嚇死人的東西啊。我必須要路過靈棚門口才能拐彎,我半眯着眼瞅了瞅,靈棚裏面空無一人,真是有一絲凄涼之感。

我本應快速離開的,但是不知為何,我好像着魔一樣,走進靈棚內里去了。這過程怎麼好像我昨晚做的那個夢?我走到遺照前,真的是白紙,棺材也是空的。中了中了,而此時我背後如夢一般,直冒冷汗,我不由得咽了幾口唾沫,難道那漂浮的王阿伯真的在我的身後。。。。。

這世界上真的有鬼嗎?我滿腦子問號和糾結。當時我想,若我不轉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轉過去還可以知道個所以然,這麼一想,我快速轉身。

王伯伯。。。王伯伯。。。。出現了,真的出現了。。。。。。黃壽衣,漂浮空中,面如死灰,我無法再平靜,只見王伯伯嘴裏不停的念叨,似想傳遞什麼讓我知道,但是我卻聽不到任何聲音,如同看啞劇,王伯伯明顯有些急躁,我想起夢裡他向我衝過來,我該怎麼辦?就在這時我聽到嗩吶,鞭炮聲離我越來越近,浩浩蕩蕩的一群人走了過來,前方抬着一具遺體,躺着的正是王伯伯。看到自己遺體的王伯伯,轉移了注意力,全心看着親人們為他整理着遺體。

見這情景,我準備趁機溜走。可王伯伯直衝向我,我拚命的跑,我也沒有再往後看,也不知他有沒有追上來,忽然我撞到一個人的身上,是住在別村的姥爺。

我有點被嚇驚了,緊緊抓住姥爺。我只記得姥爺說:這小子是嚇掉魂了。然後拿出一張黃符,在我面前晃着。一縷清煙被風吹散,似也帶走了我的驚恐。

我的心穩了下來。說實話我和姥爺見面很少的,姥爺拉着我的手,邊走邊詢問我情況。姥爺聽後說,永康,看來你很適合學法,你可以看到那些鬼東西。問我是否願意跟着他學習。我當時立馬就答應了。說實話當時我之所以答應得如此爽快,除了是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更多的是我想要知道為何會有那麼多的靈異事情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三:心傳口授

跟隨姥爺初涉法科,和我所想的啥教我斗鬼啊,截然不同。只是每當有法事舉行,都叫上我一起去,但卻只是讓我在旁邊看,平時就是讓我打坐,符咒書籍給了我幾本讓我看,但從不允許我使用這些符咒。說著也奇怪,我始終感覺冥冥之中,有誰在把控着一切。雖然我可以看到鬼,但是並不是我想看就可以看得到的。這個能力的開關權似乎並不是由我把控。不過跟隨姥爺處理法事的過程,我也算是看到各種鬼的形態,讓我對於鬼神,法科的信心堅定不移。歲月真的是如梭一般流逝,漸漸我已經成年了。姥爺給我的符書,我早已經把結構記得滾瓜爛熟,也畫過不知幾千次還是幾萬次。打坐也打了幾年。

這年我考上省外的大學,必須要離開家鄉。我十分不舍,因不能隨時和姥爺出去了。在離開之前我去向姥爺告別。姥爺解答了我心中幾年來的疑惑。姥爺告訴我,這幾年之所以讓我學習打坐是想讓我打下基礎,萬法修持由打坐開始。而之所以讓我跟隨他去看各種法事,是想讓我堅定一個信心,及戰勝對靈體的恐懼。所以只讓我學習理論,而不讓我去參與法事,是因為我此時並沒有法,及沒有權力使用這些符咒,並且我也未明因果,若是讓我這樣貿然插手,恐招至惡果。從姥爺那裡我了解到師承授權制度及出師有名的重要性。

姥爺是我的親人,但是他的法力是無法傳給我,讓我繼承的,因這與宇宙法則所不允許的,法力要靠自己修行。姥爺是有法力的,那是因為姥爺的師傅,是一位出山陽師,師承授予姥爺行法之權。但並沒有授予姥爺出山陽師之職位,所以姥爺是無權力給我封身封法。姥爺力所能及的,便是教導我理論,以求它日,尋得明師,繼續修行。姥爺的良苦用心我終於明白了。但是修行的種子早已在我的心中生根發芽。

大學四年的生活中,我常常在空閑時間去道觀觀禮【法事】。也收集着各種道觀收道士的資料,為以後做準備。當然在大學的時候也發生過許許多多靈異的事情,其中有一件事情是最讓我刻骨銘心的事情【奪舍】,有一天夜裡我突然醒了,想去上廁所,但是當我想睜眼起身的時候,卻發現眼睛就是睜不開,身體也動不了,感覺身上有什麼東西壓着似的,於是我就想看看個明白,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身上壓着,但是當時眼睛睜不開,正着急的時候,突然意識中出現一個畫面,很清晰的顯示在眼前,那是一具骷髏正在壓在我的身上,它的腦袋抵着我的腦袋,它的雙腿已經完全和我的重合,頓時感到恐懼襲遍全身,也不知道它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當它的頭使盡向我頭裡擠的時候,突然意識里有一個念頭告訴我,它這是要奪取我的身體,那麼我就會死去,有了這個念頭,我頓時開始想辦法反抗,但是當時我的力量是不足的,仍然阻止不了它的進攻,只能看着它一點點奪取我身體的控制權,本來已經絕望的我,突然想起來以前姥爺教我的符咒,想到就做,於是慢慢的意識里開始寫起驅邪符,骷髏看到我在畫符,也是感到一陣顫抖,但是它仍然不願放棄奪舍,這時的我可管不了那麼多,全力集中意念畫符,對着骷髏鬼打出去,只聽得一陣慘叫,然後我就感覺身體一陣輕鬆,也終於恢復正常了。就這樣在大學裏一邊學習,一邊練功終於我大學畢業,我迫不及待的去到我心儀已久的道觀申請入道學習。當然我父母對此並沒有反對。

於是我踏上去道觀的路途,在經過一番長途跋涉之後,終於到達了目的地,站在道觀門前之時,一種道家的氛圍將我瞬間吸引,這時一位道長過來問我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向他表明來意說我十分嚮往道士的生活,想在觀里學習道教的知識,道長看我有如此誠心,便答應讓我先在觀里學習,在我高興之際,道長告訴我並不是說住在觀里就是一個道士了,要想成為一名道士,是要經過許多磨練和考驗的,首先是考驗心性是否正直的,其次考驗是否有耐心,能否耐得住寂寞,能否吃得下清苦生活。在得到了觀主的同意之後,我就正式留在道觀中了,開始了道觀的生活。

在道觀的生活很有規律,當每天早晨的鐘聲響起的時候,所有道士都要起來,在道教叫做開靜,然後一起去上大殿做早課,而我當時並不會這些早課,就在後面看着他們上早課,早課結束之後,就開始用早齋,叫過堂;用過早齋之後,我就在大殿里值殿,開始打掃大殿的衛生,之後看着來來往往的香客們上香祈願,看着道長為他們解惑,就這樣在下午4點半的時候,道長們開始上晚課,在晚課結束後,就到了閉殿的時候了,然後就開始用齋,之後道長們就都回到自己的單房裡休息了,就這樣每天的生活都是如此重複,簡單平淡,但是我的心很歡喜,並不感到厭倦,日復一日,很快就在觀里住了一年了,在這一年的時間裏,不僅沒有讓我求道之心磨去,經過道長們長期的薰陶更堅定了我的向道之心,觀主也看出了我向道的決心,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所以就舉行了一個拜師儀式,並且在江西萬壽宮參加傳度儀式,取道名法能。

就這樣,我正式成為了一名正一派的道士,之後的生活也豐富了很多,除了每天早上起來打開殿門,打掃殿堂衛生之外,師父還會給我過經,因為經不過不驗,法不過不靈,所以學經一定要有師父過經才可以,就這樣日復一日的學習道教的經韻以及平安、超度等法事科儀,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終於把這些知識學會並掌握了,正好趕上有一場祈福法事要做,由於是第一次參加做法事,在法事開始時緊張激動的心情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隨着法事的進行,高功法師在壇上掐訣踏罡,護道們在兩邊應和,感覺已經進入一個玄妙之境,那種感覺無法言說,在經過上香、請水、灑凈、召將、踏罡、敕表、化表之後,整個法事就圓滿結束了。

之後就開始在道觀里住下,學習道教的科儀經韻,那麼接下來就講述一下在道觀中的學習以及各種經歷

我們在觀中除了每天的日常工作外,就要學習:

經韻科儀

 

學習法器鐃鈸和木魚

練功

做祈福法事

當然在觀中的時候也經常會遇到一些奇異的事情,下面我就講述一個我和道友出去辦事回觀所遇水鬼的靈異經歷吧

某一天下午道觀閉殿之後,我和孫道友騎着剛剛買的二手單車,去城裡取快遞,由於路程比較遠的原因,去到城裡後天已經黑了,所以我們沒有在城裡停留,取到快遞之後就直接往道觀回去。當時由於天太黑,根本看不見路,所以我們就在商店裡買了一個手電筒,然後就騎着單車開始往回走,來時我載着他,回去的時候他載着我,當時我們想快點回到道觀,於是就沒有走來時的大路,而是走了一條小路回去。這條小路白天還會有人走,晚上的時候根本沒有人走,靜悄悄的,非常的安靜,走着走着,我們經過一個名字叫險橋的小橋,在經過橋上的時候,我頓時感到有些不舒服,全身有種陰冷的感覺,於是我問孫道友有沒有什麼感覺,他回答說很冷,然後我就往周圍望了一下,我看到前面不遠的田地頭有一口井,於是我就跟孫道友說騎快一點,我們儘快回去,但是我沒有告訴他為什麼。

然而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孫道友他雖然加快了騎車速度,但是當單車經過井口的時候,突然聽見咔嚓一聲,然後孫道友告訴我車鏈斷了,頓時我就想這下壞了,遇到不幹凈的東西了,於是我們下車準備步行回去,但是我們還沒有走幾米遠的時候,前面突然出現一個人形白影,正好擋住了我們去路,於是我就跟孫道友說,我們遇上麻煩了,有東西攔住了我們去路,他一聽就明白我說的是什麼,但是他有些不信,想推着車子走,但是車子推不動,這下他相信了,也慌了,問我怎麼辦?由於我以前經常遇到,所以比較鎮定,對孫道友說,怕什麼,我們現在是道士啊,平日學了不少經咒,可以對付這種情況的,但是作為一個修道者不能無緣無故就傷害任何生命,只要對方沒有傷害到我們,我們也不能做絕,把她趕走就行了。

孫道友聽了點點頭問道:那我們現在用什麼咒呢?我說就用金光神咒吧,於是我們開始念誦金光神咒,那白影一下就沒有了,然後當我們停止念時,又出現在我們前面,如此反覆幾次之後,我們就思索着她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助,於是就問她有什麼事情,問了幾次都沒有回答,突然想到鬼是無法說話的,因為咽喉是被封閉的,需要開喉才行,於是我就開始念起開喉咒:悲夫常枉苦煩惱,三界途中猛火燒,咽喉常思饑渴念,一灑甘露水如泉,熱復清涼幽境生,靜樂托化逍遙鄉。吾今施汝供,益汝仙境眾,一粒變十萬,河沙鬼神共。吾奉億億劫,中度人無量,尋聲赴感太乙救苦天尊青玄上帝律令,攝!當然並不是只念咒就可以,還要配合印訣,具體做法我就不細說了,開喉之後就可以和她進行對話了,經過溝通,了解到她是一個早年掉進井裡淹死的,常困此地不能離開,她說中間也攔過好多人,但是他們都看不見,所以沒有辦法,今天本來也是無意攔的,也不報什麼希望,但是看到我們是道士後,希望就大了些,果然沒想到我們能看到,所以就想請求我們是否能夠幫她超度。

我們聽後對她的遭遇深表同情,對她說道你的情況我們大致了解了,但是並不是很清楚,所以我們不能隨意的去做給一個靈魂去做超度,於法不合,而且以我們如今的修為還不足以幫你超度,這樣吧,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先進入我手中這個葫蘆里,然後我們將你帶回觀中,稟明祖師,如果祖師同意的話,我們會將你放在神壇邊,每天聞經聽法,至於最後如何,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她說可以,然後我把葫蘆打開,她就進到葫蘆里了,然後我和孫道友一路回到道觀了。

回到道觀後,我們把此事和觀主說了,然後觀主說既然是你們兩個接受的,那你們就自行處理吧,然後第二天,我和孫道友一起早早進了大殿,向祖師稟明此事,問是否可以放在壇前,我們首先上了三柱香,然後開始問卦,在得到允許之後就把葫蘆放到神壇一側了,至於以後是否得到超度就看她以後的造化和緣分了。

由於當時對法理了解的不多,只是覺得怪怪的,知道很久以後,我遇到現在的恩師擇罡師父,我向師父說起此事,師父給我講了許多法理,才明白當時做的事情是多麼的錯誤,我們並沒有深入事情的前因後果,只聽鬼魂的片面之言,就把她帶回觀中,殊不知,鬼是有鬼魅謊言的,好在當時的鬼魂並不是惡靈,否則後果無法預知。就這樣我在道觀里住了幾年,我感覺到時機已經成熟,於是就離開道觀回到了家鄉。

我已經是一名正式的道士了,我空閑之時繼續跟隨姥爺身邊,和他一起參與一些法事,法會。更多的時間是待在我家鄉道觀里當管理大殿的道觀管理者。修道之人,難免都想大道傳播於世,我也不例外,我希望道根,深入每一個有緣人之心,時機成熟之際,便可以發芽成長。

若人以道恪己,修持心智身行德,那世界將會少一些紛爭,多一分愛吧。而現在已經是21世紀,網絡縱橫的時代,傳道的方式也需要與時俱進。所以我有空閑之餘,便會在貼吧等平台,講道。也在這個平台上,我遇到了現在的家師,擇罡師傅。

四、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偶然的情況之下,我點進了靈道吧。本想隨意翻閱便走,可當我看完一個年輕人學法歷程以後,便欲罷不能,一發不可收拾,連看了兩天通宵,將靈道吧所有的帖子,都閱覽完畢。看後我在想,這位擇罡師傅所提出的觀點真是大膽,不跟隨傳統。便有了試法之心。我是一個很謹慎的人,所以先找到擇罡師傅弟子試試水溫。然而在論道的過程裏面,我發覺,曾經我以為有漏洞的地方,有可質疑的論點,都被她一一化解,我有些不服氣。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我直接與擇罡師傅聯繫上了。我從各方面的知識論點去問,可擇罡師傅就好像百科全書一樣,回答得井然有序。我有些折服了,這時我想或許擇罡師傅能夠幫助我解開我為何從小有這些經歷的原因吧。

於是我請師傅為我占算。而師傅的占算結果,讓我頓時明白了今生的任務是什麼?
覆占算結果:

相中人,此生帶有天命而來,幼小之經歷,皆有安排,讓其對修道有堅定之心。

然人心自有選擇之權,選何道之方向,需經歷練。幼小大病時,因心長久有與靈溝通之意,雖自身極力隱藏不自查,卻難逃鬼眼,重鬼欲奪其靈異體質之肉身,所幸最後危機時刻,君終於想明其理,神保之。。。。。

至於後面的,我就不說了。

我當時聽後也有些不服氣,我什麼都不知道,就說我帶有任務要完成,給我那麼多苦吃,不公平。在我一頓抱怨之後,師傅告訴我:上天雖有安排,但絕無註定,你可以自我選擇,那人生便是另外一翻經歷。而今有這些經歷,也是有前因而造就,自我的原因。隨着和擇罡師傅交流的進一步加深,我也清楚了。為何我有時候可以看到靈,而有時候卻看不到靈的原因。

分類有幾種原因

1第一種就如同我這種,因有任務而來,上天給予一些天賦,引導其去尋找一位明師,完全開發潛能,完成任務。而看見與否的關鍵在神的身上。

2因為因果關係,有些人會看到靈知道有另外一個空間的存在,這是上天給人的警示,今生不要再作惡。這種情況同樣有上天的安排。

3 有靈纏的人,使用鬼通,這種情況控制權在鬼身上。

但是共同點,以上三種情況。都是看靈與否的控制,人無法操控。故此可以看到鬼,並不代表可以明因果,或者給人處理。皆因既無權,又無那種處理的能力。

而且靈是有權力選擇隱身的,除非你是一位法師,在出師有名的情況之下,靈是無處遁形的。當然若是因為心理,或者腦部疾病產生的幻像,這個就要另當別論了。我萌生想要拜師的想法,並且也提出了申請。我心想既然我是帶任務來的,又有一定的基礎又有天賦,擇罡師傅想必答應得很爽快。

誰知,擇罡師傅卻拒絕了。告訴我天賦雖重要但是人心更重要。法門我給你,你就有,就算你帶任務而來,但法不輕傳,也不會傳於不適合之人。

我有些不敢相信。我下去繼續看回和擇罡師傅對話的記錄,我再次找到了師傅。我說:擇罡師傅,我看回記錄,我發覺了,我當初以一顆自傲的心,和挑釁的態度對您,沒有一個虛心的品質,而想着用自身所學去打壓他人,這樣子我便無法從他人身上學得更多的資料。但是我是真心想拜您為師,我會修心修德修身。

師傅再次拒絕了我的申請,但是同意我參與當時擇罡師傅舉辦的義務教學的氣功班。在學習氣功的過程里,師傅也會開示學員智慧。在學習的過程里,有人堅持下來,有人選擇離開。而這個過程,我似乎磨掉了我那些刺,虛心學習,我真的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用所學的去看不起或者打壓比自己層次低的人,這不是傳道了,也不會有人聽自己傳的道。而是用來滿足自己面子的工具。

過了整整一年,我再次提出申請,這一次師傅答應為我占算,是否有資格成為靈道的弟子。此時我已經抱有一顆平常心,若是我這次還沒有資格,沒關係,我繼續修行,我不會放棄我的理想。當我接到師傅通知,我可以成為靈道弟子的那一刻,我真的喜極而泣,三次拜師,終於拜師成功了。我也堅信,他就是我的明師。

五、晉陞

在成為靈道弟子之後,我依舊是做着我當道士的日常工作,師父的教學是通過網絡教學,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幾年就這麼過去了,師父開示教導我書寫一些靈道符咒,法咒,問茭杯解簽文等等。因師父除了擁有靈道掌門之名位,還同時是一位南傳茅山真心教出山陽師,所以授予了我使用這些法咒和法門之權。後期師父鼓勵我是時候去考取高功之名位,於是我報名參加了江西萬壽宮的高功學習。

在高功學習中,主要是學習平安、靈寶濟煉等法事科儀里的各種秘諱、口訣、手印、罡步,經過長時間的學習之後,我們高功學習也進入了尾聲,然後就舉行了,高功的考核,而我參加的考核是平安法事的高功,考核內容是這樣的:

1.高功領着兩邊護道上香

2.高功進行敕水灑凈來凈壇;

繞壇灑凈

3.高功踏罡開天門帶領道眾朝拜祖師;

高功踏七星罡,開天門,搭仙橋

最後化完表,謝神退班法事完成

高功結業證書

閭山職牒

我依次完成這些程序之後,這個法事就圓滿完成了,也取得了優秀的成績,通過了高功的考核,並頒發了證書。正式成為了一名高功法師,並經過推薦參加了凈明派閭山奏職,在奏職法會上,高功法師首先進行請師、凈壇科儀,然後開始招兵將,在招完所有省份的城隍社令兵馬之後,就開始按照每個人的職位來分兵馬,我的領職是上清三洞九天金闕左宮領藉仙官籙僉書雷霆都司事,元一保真靖三界混真壇。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