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做闫永康,正一净明派第二十六代传度,道名法能,高功法师。

同时我也师承于灵道掌门,择罡师傅门下,是一名灵道大教弟子。灵道法名:灵道柞杰——其喻意为:柞:常绿灌木,叶子小,光滑坚硬,有针刺。柞杰便是勉励我要有自信,坚强不屈。

不少人问我,为何我要拜多门为师,我的回答便是:集百家所长,我跟随的是正理,若只为虚名之争,所见所闻所学都只是虚幻表面,难以扩展自己的修行,走来走去,便只是门庭之前三亩地。

不知不觉我入道门也有数年的时间,此时回头再看,我很庆幸当年那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小伙的我有毅然投身道门的决定。

而我之所以有投身道门,并非只是出于对道门的喜爱,更多的是我由小到大的经历。

以下我为大家讲述,这些年我的修行经历,真实不虚,至于诸君阅后有何评论,一切随缘吧。

首先讲述的是入道之前的经历

一、大难不死

我自小是一个很爱哭闹的孩子,这是长大之后,我母亲对我的评价。

其实我隐约记得,在我初有独立自主意识的时候,我常哭闹不止,并不是因为我肚子饿或者什么,而且我感到不安,我总是感觉得到身边有无数的眼睛,注视着我。为此我也对父母谈论过,但是,父母都不相信,说我说胡话,明明一个人都没有。

所以我只能自己默默的独自忍受着,实在忍受不住那份强大“目光”之时,我只能哭闹,吸引大人过来,我才能够有一丝的安全感。

这样子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直到我12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不止,最后把我烧晕倒了。

模模糊糊里面,我感觉到父母抱着我去医院,随后我就听到父母亲的哭泣声。但是我听不清他们的对话。

此时我感觉我的身体似乎慢慢的散失着热量,我感觉到冰冷,我被一种恐惧充斥着, 似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要将我强拉出我的身体,就好像现在人所说的灵魂即将出体一般,我很痛苦,挣扎着,但是父母似乎并察觉不到,此是当时我的现状。

就在我以为,我要离开我的身体之时,我又感觉到另外一股强大的力量,由外往内,将我又强压回了体内,我便失去了意识。待我醒来,已经是一周之后的事情了,原来我已经昏睡了整整一周。这一场病之后,我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准确来说,我被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所影响着。

二、诡异重重

我清晰的记得,每当我走在乡间小路上之时(我们哪的乡村小道,到处都有坟墓),我总是会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真是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我第一次看到鬼,是我邻居家的长辈去世,其实在他去世之前的一天我在梦里,梦到了他。我梦到院子里面搭起一个灵堂,我距离灵堂有些距离,我远远的瞅着里面的一切。本该是有人守灵的,但却空无一人,只有一具棺材,花圈。。。。。。。

我有点好奇是谁去了?因毕竟是我在我家院子门口,或许是我认识的某位长辈吧。我走向前去,但是遗照却是一张白纸,再往下看,棺材是空的,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背后直冒冷汗,一双目光正凝视着我。

我安慰着我自己,或许是守灵人来了吧。我缓缓转身,原来是邻家的王伯伯,但他居然是穿着黄色的寿衣,面色如灰,双目呆滞,重点是他是漂浮的,就在我触不及提防之际,王伯伯突然扑向我,我猛然惊醒,才知道原来是梦。我起身倒了杯凉白开水猛喝几口,压压惊。就在我心刚稳一点,外面传来了搭棚子的声音。我心里嘀咕道:不是这么邪乎碰巧吧,我赶紧钻进被窝,告诉自己没事没事。

现在回想起我当时的惊恐,不由想笑了,不过毕竟当年年岁不大,胆子小,也情有可原啊。鸡鸣将我从睡眠中唤醒,洗漱完毕,我准备出门上学。刚跨出家门口,我戛然停止了欲前进的脚步,我家院子前,已经赫然搭起一个灵棚,我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但没办法我还是得出门,我鼓起勇气向前小心翼翼的走着:阿弥陀佛,无量天尊,玉皇大帝啊,可别跑出来啥吓死人的东西啊。我必须要路过灵棚门口才能拐弯,我半眯着眼瞅了瞅,灵棚里面空无一人,真是有一丝凄凉之感。

我本应快速离开的,但是不知为何,我好像着魔一样,走进灵棚内里去了。这过程怎么好像我昨晚做的那个梦?我走到遗照前,真的是白纸,棺材也是空的。中了中了,而此时我背后如梦一般,直冒冷汗,我不由得咽了几口唾沫,难道那漂浮的王阿伯真的在我的身后。。。。。

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我满脑子问号和纠结。当时我想,若我不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转过去还可以知道个所以然,这么一想,我快速转身。

王伯伯。。。王伯伯。。。。出现了,真的出现了。。。。。。黄寿衣,漂浮空中,面如死灰,我无法再平静,只见王伯伯嘴里不停的念叨,似想传递什么让我知道,但是我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如同看哑剧,王伯伯明显有些急躁,我想起梦里他向我冲过来,我该怎么办?就在这时我听到唢呐,鞭炮声离我越来越近,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了过来,前方抬着一具遗体,躺着的正是王伯伯。看到自己遗体的王伯伯,转移了注意力,全心看着亲人们为他整理着遗体。

见这情景,我准备趁机溜走。可王伯伯直冲向我,我拼命的跑,我也没有再往后看,也不知他有没有追上来,忽然我撞到一个人的身上,是住在别村的姥爷。

我有点被吓惊了,紧紧抓住姥爷。我只记得姥爷说:这小子是吓掉魂了。然后拿出一张黄符,在我面前晃着。一缕清烟被风吹散,似也带走了我的惊恐。

我的心稳了下来。说实话我和姥爷见面很少的,姥爷拉着我的手,边走边询问我情况。姥爷听后说,永康,看来你很适合学法,你可以看到那些鬼东西。问我是否愿意跟着他学习。我当时立马就答应了。说实话当时我之所以答应得如此爽快,除了是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更多的是我想要知道为何会有那么多的灵异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三:心传口授

跟随姥爷初涉法科,和我所想的啥教我斗鬼啊,截然不同。只是每当有法事举行,都叫上我一起去,但却只是让我在旁边看,平时就是让我打坐,符咒书籍给了我几本让我看,但从不允许我使用这些符咒。说着也奇怪,我始终感觉冥冥之中,有谁在把控着一切。虽然我可以看到鬼,但是并不是我想看就可以看得到的。这个能力的开关权似乎并不是由我把控。不过跟随姥爷处理法事的过程,我也算是看到各种鬼的形态,让我对于鬼神,法科的信心坚定不移。岁月真的是如梭一般流逝,渐渐我已经成年了。姥爷给我的符书,我早已经把结构记得滚瓜烂熟,也画过不知几千次还是几万次。打坐也打了几年。

这年我考上省外的大学,必须要离开家乡。我十分不舍,因不能随时和姥爷出去了。在离开之前我去向姥爷告别。姥爷解答了我心中几年来的疑惑。姥爷告诉我,这几年之所以让我学习打坐是想让我打下基础,万法修持由打坐开始。而之所以让我跟随他去看各种法事,是想让我坚定一个信心,及战胜对灵体的恐惧。所以只让我学习理论,而不让我去参与法事,是因为我此时并没有法,及没有权力使用这些符咒,并且我也未明因果,若是让我这样贸然插手,恐招至恶果。从姥爷那里我了解到师承授权制度及出师有名的重要性。

姥爷是我的亲人,但是他的法力是无法传给我,让我继承的,因这与宇宙法则所不允许的,法力要靠自己修行。姥爷是有法力的,那是因为姥爷的师傅,是一位出山阳师,师承授予姥爷行法之权。但并没有授予姥爷出山阳师之职位,所以姥爷是无权力给我封身封法。姥爷力所能及的,便是教导我理论,以求它日,寻得明师,继续修行。姥爷的良苦用心我终于明白了。但是修行的种子早已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

大学四年的生活中,我常常在空闲时间去道观观礼【法事】。也收集着各种道观收道士的资料,为以后做准备。当然在大学的时候也发生过许许多多灵异的事情,其中有一件事情是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事情【夺舍】,有一天夜里我突然醒了,想去上厕所,但是当我想睁眼起身的时候,却发现眼睛就是睁不开,身体也动不了,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压着似的,于是我就想看看个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身上压着,但是当时眼睛睁不开,正着急的时候,突然意识中出现一个画面,很清晰的显示在眼前,那是一具骷髅正在压在我的身上,它的脑袋抵着我的脑袋,它的双腿已经完全和我的重合,顿时感到恐惧袭遍全身,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当它的头使尽向我头里挤的时候,突然意识里有一个念头告诉我,它这是要夺取我的身体,那么我就会死去,有了这个念头,我顿时开始想办法反抗,但是当时我的力量是不足的,仍然阻止不了它的进攻,只能看着它一点点夺取我身体的控制权,本来已经绝望的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姥爷教我的符咒,想到就做,于是慢慢的意识里开始写起驱邪符,骷髅看到我在画符,也是感到一阵颤抖,但是它仍然不愿放弃夺舍,这时的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全力集中意念画符,对着骷髅鬼打出去,只听得一阵惨叫,然后我就感觉身体一阵轻松,也终于恢复正常了。就这样在大学里一边学习,一边练功终于我大学毕业,我迫不及待的去到我心仪已久的道观申请入道学习。当然我父母对此并没有反对。

于是我踏上去道观的路途,在经过一番长途跋涉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站在道观门前之时,一种道家的氛围将我瞬间吸引,这时一位道长过来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向他表明来意说我十分向往道士的生活,想在观里学习道教的知识,道长看我有如此诚心,便答应让我先在观里学习,在我高兴之际,道长告诉我并不是说住在观里就是一个道士了,要想成为一名道士,是要经过许多磨练和考验的,首先是考验心性是否正直的,其次考验是否有耐心,能否耐得住寂寞,能否吃得下清苦生活。在得到了观主的同意之后,我就正式留在道观中了,开始了道观的生活。

在道观的生活很有规律,当每天早晨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所有道士都要起来,在道教叫做开静,然后一起去上大殿做早课,而我当时并不会这些早课,就在后面看着他们上早课,早课结束之后,就开始用早斋,叫过堂;用过早斋之后,我就在大殿里值殿,开始打扫大殿的卫生,之后看着来来往往的香客们上香祈愿,看着道长为他们解惑,就这样在下午4点半的时候,道长们开始上晚课,在晚课结束后,就到了闭殿的时候了,然后就开始用斋,之后道长们就都回到自己的单房里休息了,就这样每天的生活都是如此重复,简单平淡,但是我的心很欢喜,并不感到厌倦,日复一日,很快就在观里住了一年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不仅没有让我求道之心磨去,经过道长们长期的薰陶更坚定了我的向道之心,观主也看出了我向道的决心,各方面都符合要求,所以就举行了一个拜师仪式,并且在江西万寿宫参加传度仪式,取道名法能。

就这样,我正式成为了一名正一派的道士,之后的生活也丰富了很多,除了每天早上起来打开殿门,打扫殿堂卫生之外,师父还会给我过经,因为经不过不验,法不过不灵,所以学经一定要有师父过经才可以,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学习道教的经韵以及平安、超度等法事科仪,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终于把这些知识学会并掌握了,正好赶上有一场祈福法事要做,由于是第一次参加做法事,在法事开始时紧张激动的心情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随着法事的进行,高功法师在坛上掐诀踏罡,护道们在两边应和,感觉已经进入一个玄妙之境,那种感觉无法言说,在经过上香、请水、洒净、召将、踏罡、敕表、化表之后,整个法事就圆满结束了。

之后就开始在道观里住下,学习道教的科仪经韵,那么接下来就讲述一下在道观中的学习以及各种经历

我们在观中除了每天的日常工作外,就要学习:

经韵科仪

 

学习法器铙钹和木鱼

练功

做祈福法事

当然在观中的时候也经常会遇到一些奇异的事情,下面我就讲述一个我和道友出去办事回观所遇水鬼的灵异经历吧

某一天下午道观闭殿之后,我和孙道友骑着刚刚买的二手自行车,去城里取快递,由于路程比较远的原因,去到城里后天已经黑了,所以我们没有在城里停留,取到快递之后就直接往道观回去。当时由于天太黑,根本看不见路,所以我们就在商店里买了一个手电筒,然后就骑着自行车开始往回走,来时我载着他,回去的时候他载着我,当时我们想快点回到道观,于是就没有走来时的大路,而是走了一条小路回去。这条小路白天还会有人走,晚上的时候根本没有人走,静悄悄的,非常的安静,走着走着,我们经过一个名字叫险桥的小桥,在经过桥上的时候,我顿时感到有些不舒服,全身有种阴冷的感觉,于是我问孙道友有没有什么感觉,他回答说很冷,然后我就往周围望了一下,我看到前面不远的田地头有一口井,于是我就跟孙道友说骑快一点,我们尽快回去,但是我没有告诉他为什么。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孙道友他虽然加快了骑车速度,但是当自行车经过井口的时候,突然听见咔嚓一声,然后孙道友告诉我车链断了,顿时我就想这下坏了,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于是我们下车准备步行回去,但是我们还没有走几米远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一个人形白影,正好挡住了我们去路,于是我就跟孙道友说,我们遇上麻烦了,有东西拦住了我们去路,他一听就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但是他有些不信,想推着车子走,但是车子推不动,这下他相信了,也慌了,问我怎么办?由于我以前经常遇到,所以比较镇定,对孙道友说,怕什么,我们现在是道士啊,平日学了不少经咒,可以对付这种情况的,但是作为一个修道者不能无缘无故就伤害任何生命,只要对方没有伤害到我们,我们也不能做绝,把她赶走就行了。

孙道友听了点点头问道:那我们现在用什么咒呢?我说就用金光神咒吧,于是我们开始念诵金光神咒,那白影一下就没有了,然后当我们停止念时,又出现在我们前面,如此反复几次之后,我们就思索着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于是就问她有什么事情,问了几次都没有回答,突然想到鬼是无法说话的,因为咽喉是被封闭的,需要开喉才行,于是我就开始念起开喉咒:悲夫常枉苦烦恼,三界途中猛火烧,咽喉常思饥渴念,一洒甘露水如泉,热复清凉幽境生,静乐托化逍遥乡。吾今施汝供,益汝仙境众,一粒变十万,河沙鬼神共。吾奉亿亿劫,中度人无量,寻声赴感太乙救苦天尊青玄上帝律令,摄!当然并不是只念咒就可以,还要配合印诀,具体做法我就不细说了,开喉之后就可以和她进行对话了,经过沟通,了解到她是一个早年掉进井里淹死的,常困此地不能离开,她说中间也拦过好多人,但是他们都看不见,所以没有办法,今天本来也是无意拦的,也不报什么希望,但是看到我们是道士后,希望就大了些,果然没想到我们能看到,所以就想请求我们是否能够帮她超度。

我们听后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对她说道你的情况我们大致了解了,但是并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不能随意的去做给一个灵魂去做超度,于法不合,而且以我们如今的修为还不足以帮你超度,这样吧,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先进入我手中这个葫芦里,然后我们将你带回观中,禀明祖师,如果祖师同意的话,我们会将你放在神坛边,每天闻经听法,至于最后如何,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她说可以,然后我把葫芦打开,她就进到葫芦里了,然后我和孙道友一路回到道观了。

回到道观后,我们把此事和观主说了,然后观主说既然是你们两个接受的,那你们就自行处理吧,然后第二天,我和孙道友一起早早进了大殿,向祖师禀明此事,问是否可以放在坛前,我们首先上了三柱香,然后开始问卦,在得到允许之后就把葫芦放到神坛一侧了,至于以后是否得到超度就看她以后的造化和缘分了。

由于当时对法理了解的不多,只是觉得怪怪的,知道很久以后,我遇到现在的恩师择罡师父,我向师父说起此事,师父给我讲了许多法理,才明白当时做的事情是多么的错误,我们并没有深入事情的前因后果,只听鬼魂的片面之言,就把她带回观中,殊不知,鬼是有鬼魅谎言的,好在当时的鬼魂并不是恶灵,否则后果无法预知。就这样我在道观里住了几年,我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就离开道观回到了家乡。

我已经是一名正式的道士了,我空闲之时继续跟随姥爷身边,和他一起参与一些法事,法会。更多的时间是待在我家乡道观里当管理大殿的道观管理者。修道之人,难免都想大道传播于世,我也不例外,我希望道根,深入每一个有缘人之心,时机成熟之际,便可以发芽成长。

若人以道恪己,修持心智身行德,那世界将会少一些纷争,多一分爱吧。而现在已经是21世纪,网络纵横的时代,传道的方式也需要与时俱进。所以我有空闲之余,便会在贴吧等平台,讲道。也在这个平台上,我遇到了现在的家师,择罡师傅。

四、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偶然的情况之下,我点进了灵道吧。本想随意翻阅便走,可当我看完一个年轻人学法历程以后,便欲罢不能,一发不可收拾,连看了两天通宵,将灵道吧所有的帖子,都阅览完毕。看后我在想,这位择罡师傅所提出的观点真是大胆,不跟随传统。便有了试法之心。我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所以先找到择罡师傅弟子试试水温。然而在论道的过程里面,我发觉,曾经我以为有漏洞的地方,有可质疑的论点,都被她一一化解,我有些不服气。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直接与择罡师傅联系上了。我从各方面的知识论点去问,可择罡师傅就好像百科全书一样,回答得井然有序。我有些折服了,这时我想或许择罡师傅能够帮助我解开我为何从小有这些经历的原因吧。

于是我请师傅为我占算。而师傅的占算结果,让我顿时明白了今生的任务是什么?
覆占算结果:

相中人,此生带有天命而来,幼小之经历,皆有安排,让其对修道有坚定之心。

然人心自有选择之权,选何道之方向,需经历练。幼小大病时,因心长久有与灵沟通之意,虽自身极力隐藏不自查,却难逃鬼眼,重鬼欲夺其灵异体质之肉身,所幸最后危机时刻,君终于想明其理,神保之。。。。。

至于后面的,我就不说了。

我当时听后也有些不服气,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说我带有任务要完成,给我那么多苦吃,不公平。在我一顿抱怨之后,师傅告诉我:上天虽有安排,但绝无注定,你可以自我选择,那人生便是另外一翻经历。而今有这些经历,也是有前因而造就,自我的原因。随着和择罡师傅交流的进一步加深,我也清楚了。为何我有时候可以看到灵,而有时候却看不到灵的原因。

分类有几种原因

1第一种就如同我这种,因有任务而来,上天给予一些天赋,引导其去寻找一位明师,完全开发潜能,完成任务。而看见与否的关键在神的身上。

2因为因果关系,有些人会看到灵知道有另外一个空间的存在,这是上天给人的警示,今生不要再作恶。这种情况同样有上天的安排。

3 有灵缠的人,使用鬼通,这种情况控制权在鬼身上。

但是共同点,以上三种情况。都是看灵与否的控制,人无法操控。故此可以看到鬼,并不代表可以明因果,或者给人处理。皆因既无权,又无那种处理的能力。

而且灵是有权力选择隐身的,除非你是一位法师,在出师有名的情况之下,灵是无处遁形的。当然若是因为心理,或者脑部疾病产生的幻像,这个就要另当别论了。我萌生想要拜师的想法,并且也提出了申请。我心想既然我是带任务来的,又有一定的基础又有天赋,择罡师傅想必答应得很爽快。

谁知,择罡师傅却拒绝了。告诉我天赋虽重要但是人心更重要。法门我给你,你就有,就算你带任务而来,但法不轻传,也不会传于不适合之人。

我有些不敢相信。我下去继续看回和择罡师傅对话的记录,我再次找到了师傅。我说:择罡师傅,我看回记录,我发觉了,我当初以一颗自傲的心,和挑衅的态度对您,没有一个虚心的品质,而想着用自身所学去打压他人,这样子我便无法从他人身上学得更多的资料。但是我是真心想拜您为师,我会修心修德修身。

师傅再次拒绝了我的申请,但是同意我参与当时择罡师傅举办的义务教学的气功班。在学习气功的过程里,师傅也会开示学员智慧。在学习的过程里,有人坚持下来,有人选择离开。而这个过程,我似乎磨掉了我那些刺,虚心学习,我真的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用所学的去看不起或者打压比自己层次低的人,这不是传道了,也不会有人听自己传的道。而是用来满足自己面子的工具。

过了整整一年,我再次提出申请,这一次师傅答应为我占算,是否有资格成为灵道的弟子。此时我已经抱有一颗平常心,若是我这次还没有资格,没关系,我继续修行,我不会放弃我的理想。当我接到师傅通知,我可以成为靈道弟子的那一刻,我真的喜极而泣,三次拜师,终于拜师成功了。我也坚信,他就是我的明师。

五、晋升

在成为靈道弟子之后,我依旧是做着我当道士的日常工作,师父的教学是通过网络教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几年就这么过去了,师父开示教导我书写一些灵道符咒,法咒,问茭杯解签文等等。因师父除了拥有靈道掌门之名位,还同时是一位南传茅山真心教出山阳师,所以授予了我使用这些法咒和法门之权。后期师父鼓励我是时候去考取高功之名位,于是我报名参加了江西万寿宫的高功学习。

在高功学习中,主要是学习平安、灵宝济炼等法事科仪里的各种秘讳、口诀、手印、罡步,经过长时间的学习之后,我们高功学习也进入了尾声,然后就举行了,高功的考核,而我参加的考核是平安法事的高功,考核内容是这样的:

1.高功领着两边护道上香

2.高功进行敕水洒净来净坛;

绕坛洒净

3.高功踏罡开天门带领道众朝拜祖师;

高功踏七星罡,开天门,搭仙桥

最后化完表,谢神退班法事完成

高功结业证书

闾山职牒

我依次完成这些程序之后,这个法事就圆满完成了,也取得了优秀的成绩,通过了高功的考核,并颁发了证书。正式成为了一名高功法师,并经过推荐参加了净明派闾山奏职,在奏职法会上,高功法师首先进行请师、净坛科仪,然后开始招兵将,在招完所有省份的城隍社令兵马之后,就开始按照每个人的职位来分兵马,我的领职是上清三洞九天金阙左宫领藉仙官籙佥书雷霆都司事,元一保真靖三界混真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