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这里,择罡给大家讲述一个“祸福无门-唯人自招”的真实案例。

某一日,有一个人来找择罡,说他被灵缠,甚是着急。于是择罡让他详细说出经过,以下称此人为 A君。

A君说:“他的身体因为被灵缠,所以日益衰退,常常肚子痛,因为每当他感觉到有人看着他的时候,他就会这样子,而且在睡觉中常常都是被鬼压床,感觉有很重的重物压着他,让他有些呼吸困难,但是却又醒不过来。

择罡听后问道:“那么你是否有去医院先检查过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你的腹部疼痛呢?”

A君表示没有去医院看过,因为他说:“觉得是因为被灵缠的原因,才让他的身体受伤害的,认为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其他问题了,要求择罡为他占算。

于是择罡接受了这个委托,给他进行了占算,占算结果是:“相片中人并无灵体骚扰,有此现象,乃是因为胃部有痛疾,加上精神上有些被害幻想症的存在,故而如此。需留意及速去治疗,恐防病情恶化。

当A君看完了占算结果后,回应择罡,说:“你真的算准了吗?我明明有这么多被鬼缠的情况,为什么你说我没有被灵缠?”

择罡回应他说:“择罡的占算不会依据你所说的来占算,而是根据你这个人来进行占算出卦文,将所出卦文讲解给你听,若是当事人说什么,我就按照当事人所说的去看事情,那么已经是先入为主了,这根本算不上是一位合格的法科师傅。所以卦文显示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择罡从不会胡乱讲解,有说无,无说有。”

A君:“那么我应该怎么办?你有没有什么法术可以帮助治疗?”

择罡回应他说:“若果你是因为灵异的事情来求助,择罡会接受你的委托给你处理,但现在,你只是身体上的问题,那么你寻找的不应该是法师,而是医生,你应当去医院进行检查和治疗。”

A君:“网上不是常常说有什么百病消袪符咒吗?你不是大师吗?你就不能够给我画一张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择罡回应他说:“凡事要从科学出发,若是科学不能够解决的再考虑玄学的问题,你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还是及早就医,否则病情恶化就不好了。法是存在,但并不是万能的,不要被一些美好虚幻的话所欺骗,若真的一张符咒就可以让百病全消了,那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因为疾病而死亡呢?”

A君听后,还是不接受这个占算结果,骂了一句“择罡神棍”,就删除了择罡的好友。

看到这里,择罡只能够无奈的叹息了。

没想到这个事情还没有完结,过了大约一个月之后,A君再次找到了择罡,说想要寻求帮助。

择罡看后说:“你曾经不是不接受择罡给你的占算结果吗?为何现在又再来找择罡呢?”

A君说:“师傅,真的是对不起,我后来因为腹部越来越疼痛,加上精神越来越恍惚,最后去医院检查了,真的检查出来了胃部有痛疾,精神也有些问题。所以我再次来找择罡师傅您帮助。”

择罡回应说:“既然你已经检查出问题所在了,那么就应该找医生治疗,为何还是需要来找我呢?

A君说:“择罡师傅,都是我自己作死呀,我当时确实是不接受您说我没有灵缠的占算结果,但我还是去医院检查了,确实检查出来了您占算出来的两种问题。但我还是觉得是因为灵让我得病的,所以到处找法师,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女法师。她说可以帮我解决。”

她看了我的情况之后,然后告诉我,我之所以有这种情况,是因为前世作孽太多,有很多冤亲债主来讨债。我当时是真的信了,于是求她帮助我。她也很乐意,而且第一次没有收费,说是我和他有缘,所以帮助我,就当积累公德。

法事很快就开始了,我是又跪又拜的,她还拿一根藤条抽打我的身体,说这个是为了给冤亲债主来泄恨。然后烧了好多香烛纸钱。但是我的处境还是没有改变过,甚至更加的严重了。我开始可以看到一个很“丑怪”的男人,来我的梦里抓我。鬼压床的次数也增多了。

于是我再次联系了这位女法师,她给我的解释是,由于我业债太重了,昨日她已经用她的功德,希望可以化解我的冤情债主,也希望通过我受的皮肉之痛来让这些冤情债主可以放下仇恨。

但很可惜他们还是不肯放弃。我当时也很惊慌,因为我感觉我越来越因为受到惊吓,而出现魂不附体的感觉,常常精神不振了,做事情也十分的恍惚。

这位女法师说,这个法事一次性解决肯定是不行的了,需要经过8次驱除法事才能够解决,因为他说我有8个债主。一次只能够驱除一个,因为他们的怨气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每次都是需要收费的。我当时看她所说的价格实在是太高昂了,表示承担不了。于是就离开了。

谁知离开后,我的情况更加的严重,我睡觉的时候总是有人在我耳边叫喊,我完全睡不着,整整三天我都没能好好睡觉。没有办法,我还是只有去找她。后来她说可以每一次分开给,一周处理一次。我当时也只是想要快快解决这个事情,于是就照做了。每当驱除一个灵之后,有三天我的情况似乎好转了,但是过后又严重了。她给我的解释就是,每当我给你驱走一个灵之后,第二个灵知道它要被驱走了,所以它要拼死抵抗,但因为我给你驱除第一个灵的时候,你的体内是残留着我的法力的,所以可以保护你三天,但是这个残留的法力是无法将第二个灵驱走的,因为缠绕你的灵怨气实在是太重了。我每给你驱一个灵都是要费我很大的灵力,我也需要时间恢复的。

慢慢的,我就在这种三天平安四天痛苦的日子中度过,可大概法事进行了三次之后,我发现自己还是很不对,因为我干啥都不带劲,整个人似乎魂都没了一样,我怀疑我是不是自己被冤亲债主吸走了三魂,我实在找不到人帮我看了,所以再次来找择罡师傅,希望您原谅我之前的冒失,帮帮我。择罡回应到:“你这个事情我需要给你占算才能够得知实情。当占算结果出来后,当事人的情绪很激动。”占算结果是:“天下本无事,祸事自招来,因执念固执,而遇人不淑,本无灵扰,因对方财迷心窍,出法害之,用鬼吓之,但鬼不缠扰,只为惊吓,且两魂被邪师收走压在法坛之下。”

A君随即表示,想择罡给他处理这个事情,并且要出法打那位女法师,给他报仇,并说多少钱都可以,只要能够给对方教训。

择罡听后拒绝了。择罡告诉他,若是你要择罡帮助你处理这个事情是可以的,但若是你要择罡帮助你报仇,那择罡不能够应允你。

A君听后依旧说:“是不是要很多钱呀,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报仇,您开价吧。”

择罡回应他:“这个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法师守则的问题,就算是给择罡世界首富的钱财,择罡也不会做违反职业操守的事情。若是择罡给你处理的时候,过程中对方先主动的出法过来,那就另当别论了,若是对方没有再出法出来,那么处理好你的事情就可以了。”

A君回应择罡说:“师傅你是不是怕她,所以不敢和她对抗。”

择罡回应道:“择罡从来不主动挑衅任何人,但是也从来不怕任何人来挑衅,既然择罡敢接受你的委托,就有能力替你处理。”

A君见择罡不动如山,心意坚定,于是便不再说报仇的事情了,只是要择罡帮他处理魂魄和被出法的事情。

随后择罡告诉他处理法事的过程。

第一:会给他加持两杯法水,一杯用于饮用;一杯用来撒净房间,将房间形成一个结界,让对方无法再放鬼过来。

第二:让他在法事开始后进行打坐,择罡会给他将对方的坛封住,召回他的两魂,然后让他归位。

第三:本来择罡想给他邮寄一张护身符,但是由于他有些心急怕被对方再次伤害,择罡也是理解的,因为他是有被伤害妄想症,当得知他是有一个随身带的项链的时候,于是最后一步就是远程给他将项链加持成法器,保护他。

当A君听后又开始犹豫了,说:“师傅您离我千里,千里出法真的靠谱吗?”

择罡听后说:“如果你是不信任择罡的,那么不勉强,你另请高明吧。”

过了几分钟还是请求择罡给他处理。

法事进行得很顺利,或许很多人会问为什么那个邪师不来出法寻仇呢?这里要知道邪师是把其魂魄压于法坛的,而择罡要收回魂魄,必须要破对方的坛然后封坛。

法坛可以说是法师的代表,对方有能力封住自己的坛,就说明对方的能力是高于自己的。自然的,如果斗法又有什么悬念呢?所以那个邪师也是明白的,没有再出法过来了。当所有事情处理了之后,时间已经很晚了。

第二天,A君又找到择罡说:“他又被鬼压床,和感觉有人看他。”

择罡对他说:“你的魂魄择罡已经给你召回,而对方现在是伤害不到你分毫的。因为你有被迫害妄想症,所以你常常感觉到有人想伤害你。而至于鬼压床是因为你的身体可以说是已经透支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假鬼压床的情况,和灵体无关。”

A君听后说:“原来是这个样子。”

择罡听后说:“不过择罡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害怕灵,和常常觉得有灵缠扰你呢?”

A君说:“因为小时候他的父母,因为他不听话常常把他关小黑屋,说不听话就会有鬼来抓走他,由小到大就慢慢变得怕鬼了。”

择罡听后也是感叹,现在的家长为了让孩子听话,用各种恐吓的方式,但是却不知这些举动可能会很容易就让孩子产生心理阴影,对孩子的教育应当是用爱和循循善诱来指引。

择罡建议他应该尽快去医院先将胃部疾病治疗,然后找一个心理医生将自己的心理问题解决了。

A君还和择罡聊了很多他的事情,我就不详细说出来了,因为涉及了当事人的隐私。

【此个案在此经已完结】

择罡寄语:“

择罡接手了不少类似于驱鬼不行反召鬼的个案,大多都是因为钱财,如果自己不贪小便宜、凡事迷信,那么给骗的可能性就能大大降低了。

法界的水是很深的,若是遇到问题还是需要认真选择法科师傅。不要因为对方的回答不是你心中想要的答案,就不接受,要知道忠言逆耳,良药苦口,祸福无门,唯人自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