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資料為「靈道」原創

轉載請註明:資料來源 「靈道」。
口述:靈道 莨泠
作者:靈道 楨傑
初次網絡發表:靈道吧

一,前言

2013年10月6日凌晨至清晨,靈道弟子莨泠,在莨泠的守護神帶引下,體會一個女主角,在死後七天內允許在陰陽之間流離徘徊的這段時間中,經歷了從服藥自殺、靈魂出體、陰間流浪、陽間徘徊的情境。

人死後的「靈魂」其實是以一種「能量場」的形式存在,並且不像有生前「走路」,「喝酒」,「騎車」等活動(人死後的靈體只保留了「嗅覺」,亦即是一種對氣味的感知能力,所以並沒有吃,喝,騎車等活動的存在)。然而神明卻將這一切「實體化」,「擬人化」,並且用一次次的周圍場景轉換方式,提醒莨泠這是陰陽世界的轉換。這麼做之目的是為了讓莨泠更容易以方便自己理解的方式更好體會情境中的全過程。

神明意在用南柯一夢,給莨泠感應和體會人死後的實況是如何,包括死後的各種經歷,內心世界的活動和感受,包括對親人的不舍和愧疚,對生前事務的留戀。以及對自己不在人世的惋惜和對未知前路的膽怯。

靈道弟子楨傑於2013年10月6日中午看到了這個夢境的文字版,10月7日晚和莨泠進行了語音對話並全程錄音。楨傑看後聽後,除了讚歎莨泠事隔一天,對夢境中的每一個微小細節仍然歷歷在目,如數家珍外,也是感慨唏噓不已。楨傑唏噓人生何其短暫,感嘆聚散有如浮萍。

以下為楨傑整合所有文字和對話實錄,加以楨傑的解夢注釋。冀望有緣人看後讀後,知道其實生命的結束遠不是一切的終止。

人生在世,應當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珍惜身邊的親人朋友,力求好好度過自己的人生,不要給自己留下種種遺憾。若待死後才嘆息懊惱,那時早已是追悔莫及。

二, 對話開端

楨傑:(2013年10月7日) 你體驗的這個夢境或者說意境,大概是什麼時候?

莨泠:昨天,昨天早上吧。

楨傑:你從頭到尾為我回憶一下你這個夢境的基本情況吧,越仔細越好。我會進行全程錄音。

莨泠:那我開始了。

楨傑:說吧。

三,服藥自殺

莨泠:剛開始前半夜沒有開始做夢,後半夜突然開始做夢了。在這個夢境中,我覺得我不是我,而是另一個女孩子。我突然覺得天是陰沉沉的,是發白的陰天。我發現我在一個小屋子裏面,吃了葯,我感覺到我當時是不想活了,我吃了安眠藥。

吃完葯我就下意識知道自己肯定要靈魂出體了,結果我的靈魂就從我的身體中飄出來了。飄出來之後呢我就走出門外,看外面的一切。

楨傑:當時什麼感覺?

莨泠:我覺得剛一開始吃完葯靈魂飄出來,那感覺是一種解脫。那時候心裏沒有任何的害怕,就是對這一切都產生好奇,自己就隨之走出家裡。

四,場景變換: 進入”陰間”的世界

莨泠:當時是在一個小路口裡,我從家裡走出來以後往回走了幾步,我看見那裡很多人,在跳廣場舞。我當時看到了三大群人,每一群之中大概有四五列的人。

仔細一看,三大群人其實樣貌就是三個人,每一群的人都長得一模一樣的,只是穿的衣服不一樣,做的動作也不一樣。就好像是一個人的不同思想分出了這麼多人。

中間的那一群人,就是服裝是花紅柳綠,雜七雜八的,紅色阿,各種顏色,放眼望去就是五顏六色的。兩邊那兩群的顏色比較素,應該是白色。

楨傑注釋:
仙子用這個場景變換提醒莨泠,你已經不是在世的你,你現在已經進入了「陰間」的世界。
為什麼「每個人長得一模一樣」,好像「一個人的不同思想分出這麼多人」?是因為仙子告訴莨泠,雖然你接下來要看到實體化,擬人化的場景,但其實將要見到的,都是靈的世界,都是靈。靈是好像從人的思想分離出來的那樣,是儲存生前記憶,彙集意識思想的一種能量場形式。所以雖然「每個人長得一樣」,但已經不是原來的人。
為什麼有顏色的區分?中間那群有「紅色」等「五顏六色」?兩邊是「白色」?因為仙子告訴莨泠,這就是靈,靈是有顏色的,顏色的區分是自身能量的分別導致的。而「白色」居多,佔兩邊都是,是仙子告訴莨泠,白色的幽靈,在靈的世界是比較普遍和常見的。

五:陰間聚會

莨泠:我繼續往前走,我感覺到前方有一個聚會在等我。我就進去了,進去了以後我看到很多長型的桌子,一排一排拼接在一塊,兩邊坐了很多很多人在喝酒,碰杯,然後我就找了一個小角落,坐在那裡。

坐在那裡我一看杯盤狼藉,也沒什麼吃的。有人給我倒了一杯啤酒。我當時好奇這幫人能不能看到我,但是他們還跟我說話,我當時想和我是一樣的,就是死掉的人。

吃完飯,就有一個人跟着我,在我旁邊,說了很多話。像是一個對你示好的一種感覺,就是說照顧你,讓你放心,在這邊的你不孤單。我知道他和我是同類的,就好像我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也感覺自己不孤單。然後這個人就不斷給我講述一些他自己生活方面的事情。其實你並不在意他說這麼多東西,只是有人在身邊陪着你。後來他就一直跟着我。

莨泠:聚餐之後我們就走了。聚餐的時候我感覺很多都是小學同學,初中同學,就是好像是自己認識的人。

楨傑:就是意境中的「你」認識的人?

莨泠:就是一進去那個聚會環境,就覺得這個聚會應該是一個初中聚會。因為看見很多自己感覺認識的人,所以進去那裏面你也不陌生。我還看見一個女生,也是一個初中認識的女孩,我還好奇她也在這。我看她臉刷白刷白的,面無血色。

楨傑:人們穿的衣服是什麼樣子,包括你自己還有其他聚會中人穿的衣服?

莨泠:我自己的衣服應該是正常平時那種衣服。其他人我覺得像是一個宴會一樣,其他人都穿得好像是生前的衣服,正常年輕人穿的休閑服。

楨傑:聚會的心情怎麼樣?

莨泠:我進去一看,都是熟人,沒有什麼太大的失落感,對一切都是產生了好奇。我當時心裏就在想,原來都是一樣的人。楨傑:就是說和你一樣都是死掉的人?

莨泠:對。剛一開始會產生一種陌生感,但是當看到自己的同學呢,就算是當初關係不太好,但是看到他,都有這種溫暖的感覺。

楨傑注釋:

仙子要告訴莨泠,你看到的聚會場景是一種靈的聚合,靈聚在一起互相交流溝通。為什麼聚會中的一位女孩,臉色「刷白刷白」,「面無血色」?仙子要在情境中提醒莨泠,此處聚會之人皆是已經過世之人。

雖然夢境中的人聚會喝酒是為了方便莨泠理解,其實人死後成為「靈」,有的只是儲存在靈體中的部分生前記憶,靈的思想也即是人生前的思想。因此靈只剩下一種意識上「情慾」,而沒有了原本肉體加思想上的情慾。靈與靈之間的溝通,只有「思想」與「靈性」的溝通,也就是一種意念上的溝通,是一種類似腦電波形式的互相接通。他們已經與人不同,因此那位同學的臉色「刷白刷白,面無血色」。

所以靈所「穿」的衣服,大多是他們生前所穿的衣服,是因為靈展現出的形象便是自己生前記憶中的形象。陰陽眼看到靈所穿的「衣服」,大多是靈生前所穿的衣服,或者說是自己記憶中最經常穿的那件衣服,或者記憶最深刻的那件衣服。所以有時候看到靈所穿的衣服是古代服裝,只是因為那就是他生前的記憶,這便可能是一「老鬼」了。

為什麼有時候看靈為有性別之分?只因靈呈現出的性別是他死時的性別,因為這就是他的記憶。因此死時是女身,靈的性別就是女,死時是男身,靈的性別就是男。而夢境中那個陌生的男人,願意在另一個世界照顧莨泠所扮演的那個女靈又是怎麼回事?為何一個男靈要照顧陪伴一個女靈呢?因為他們仍有意識上的「情慾」,所以當靈體能在思想上有一靈與他進行意念交流的話,便能集合在一起,共同走向,以思想溝通。

但要注意,兩個或者多個靈的集合,並不就代表修行。靈的修行,是一個比集合更加高的層次。

六:場景變換:回到陽間的世界

莨泠:後來沒走進要到我家的巷子去又出來了,好像我忘記一個什麼東西,但是我從巷子出來一看,整個街道的景色全部都變了。就好像一念之間,一轉身什麼都變了,房屋也變得很古舊,路上冷清清的,牆上爬滿了爬山虎,滿牆都是。地上還有垃圾,被風吹過在半空中飄的感覺。

楨傑注釋:
仙子用這個場景變換提醒莨泠,你現在已經從「陰間」回到了「陽間」,你作為一個靈接下來要回到家中看你還在世的親人,父母。

七:看望父母

莨泠:然後我就走回我家了。走進我家大門之後,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走進我們家的院子,看見了我家的屋子,看見屋子裏面爸爸走動的身影,我就在遠處看看他,我就走了。

還沒出大門的時候,我聽見媽媽在那說:「她回來了」,然後他們就衝出來了。衝出來就站在我面前問「你在那邊過得怎麼樣啊」。我當時在心裏想,我回答她們還是不回答他們?我不確定他到底是看得見還是看不見我?他們說:「閨女,一看你這個樣子你肯定過得不好」。我就很驚訝說:「你能看見我啊?」我媽說:「我能看見你啊!看你都變瘦了,你肯定吃了不少苦,改天我再找法師,給你多燒點紙錢,燒點東西,讓你過得好一點。」我當時心裏想,這樣都可以么?

楨傑注釋:

這是最令人唏噓的場景。女兒死了,在死後七天內回到家中希望看看自己的父母。想看卻又不敢看,內心充滿了內疚,委屈,牽掛和擔心。然而自己卻已經與父母陰陽相隔了。那種想看看過得好不好,但又不忍心看到他們憔悴樣子的複雜心情,在這裡表現得淋漓盡致。

「陰間」的女兒思念父母,在死後七天內回到家中,這邊是人們所說的「頭七內」有時候感應到亡靈,或者晚上睡覺夢見亡靈的場景。仙子用實體化方式表現出來,其實說已故親人託夢。這依然是亡靈用一種類似腦電波的方式與親人進行思想上的溝通,只因亡靈思念親人,親人思念亡靈,兩者「頻率」相通,亡靈從而在親人睡眠中用這種類似腦電波的方式刺激親人的那一部分神經,使之活躍,讓親人在夢境中感覺與死去的女兒相見,對話,噓寒問暖。

親人不明「陰間」世界的法則,以為找些法師燒燒紙錢,就能令女兒在「那邊」過得更好,實際上這根本是徒勞,靈喜歡感知那燒紙的氣味,卻收不到那些所謂的「錢財」,所以莨泠心想「這都可以么?」。

女兒要走了,臨別沒有與父母說聲再見。只因從此就是陰陽相隔,此世塵緣已盡,也許,就再也不會相見了。

八:場景變換:又回到陰間

莨泠:走了之後就沿着那條路一直往前走,我們家住在馬路邊就一直往前走。走着走着就覺得不對,所有的景象和我生活的環境已經不一樣了,我知道我已經不在塵世間了,所有的景象又全部都變了。

楨傑注釋:

仙子用這個場景變換提醒莨泠,你現在又從「陽間」回到了「陰間」。這就是你作為一個死後七天內的靈,獲得法則允許,可在其中往返,在陰陽兩界流離徘徊的真實寫照。

九:靈的修鍊

莨泠:我看到一個小路,但是路旁邊的話有台階,感覺我在一個小山堆上走着,左手邊是一個小山谷,中間還泛着紅光,是一種紅色的土的顏色。右手邊下面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叢。我看到草叢中很多人在那裡練功,一個個都是站着的,真是千奇百怪的。都是一撥一撥人,就是組隊練功的。我心想,原來這就是死後我要待的地方了。

你能看出來大概是六個到八個人一起練功。剛開始看到的第一撥人就好像正常人一樣,都傳穿着白大褂,站着做一些動作。第二撥人動作就誇張一些。我分別觀察了每一撥第一排的人,越往深處走,臉就越來發青,尤其是那種眼圈你能感覺到發青的黑眼圈,還泛着紅光。剛開始的人臉是白色的,越往深臉都開始變色了,面露凶光看着你。

道路上也有很多人,地下面那些人一撥一撥站着好像排隊列兵一樣。當時越走越遠,越走越深。你會覺得前路越來越陌生,我就越來越害怕。難過是因為離開了人世,害怕是不知道接下來要面對什麼。

楨傑注釋:

莨泠在這裡看到的,就是靈的「修鍊」,「修真」。那些穿白大褂的都是靈,第二撥人的動作更誇張,就是因為他們的「修真」又高了一層,漸漸地,越來越臉色發青,黑眼圈,還泛着紅光,面露凶光,這些靈已經與普通人死後的靈不同,他們多是生前有法之人或者死後又進行修鍊,靈力要比普通的「鬼」強上許多。這些練功之人越到後面越猙獰,比喻他們已經修鍊成「妖」,甚至是「魔」,卻又未達到「阿修羅」乃至「道」,「仙」的境界。

這就是人死後的世界,並不是一切的終結,而很可能,是另一個開始。人自殺而死,帶着種種遺憾,前路不知會使什麼等待着自己,自然會有難過和害怕的感覺湧上心頭。」難過是因為離開了人世,害怕是不知道接下來要面對什麼」。

十:夢醒時分

莨泠:我當時在想,我生前有仙子姐姐陪着我,我死了她還在我身邊嗎?我就問:「姐姐你還在我身邊嗎?」那個時候那個人騎着車子往麥田裡騎了,剛開始一路平穩的往前走,後來拐彎了就往草叢去騎了。

我感覺就像是車在路上偏離了軌道一樣,我感覺從高處跳下來,整個人腦充血的感覺,雙手抓緊車子。整個過程就像是一個慢鏡頭一樣,緩緩發生,車子還沒落地,我就醒了。

大概就是這樣子。

楨傑注釋:

仙子知道莨泠呼喚姐姐,要讓莨泠看到的場景,體會的感受也已經完成。於是仙子聽到了莨泠的呼喚,用一個類似車禍一樣稍微有點驚悚的場景,幫助莨泠從夢境中清醒,回到了現實。

這一場陰陽兩界,亦幻亦真的感知之旅,莨泠辛苦了。

十一:心情和感覺

楨傑:整個夢境的心情和感覺是什麼?

莨泠:很複雜。

楨傑:說說有多複雜?

莨泠:我覺得,我從一個人死前的狀態,到死後的心理,自己的活動,在陰陽兩界間遊走。自己想念家人回去看望,卻只想在門後望向屋內的各種心酸複雜的情緒,以及終究離開塵世要走上自己道路的膽怯,無助。我現在都還沒有從這種悲傷的情緒緩過神來。

楨傑:辛苦了,這就是這次經歷要給你體會的情景和感受。目的是要通過你的口,我的筆給世人說出來,告訴他們人剛死後的感覺和體會。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莨泠:醒過來的感覺真好,活着真好。好好珍惜活着的時光,珍惜自己,珍惜身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