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资料为“灵道”原创

转载请注明:资料来源 “灵道”。
口述:灵道 莨泠
作者:灵道 桢杰
初次网络发表:灵道吧

一,前言

2013年10月6日凌晨至清晨,灵道弟子莨泠,在莨泠的守护神带引下,体会一个女主角,在死后七天内允许在阴阳之间流离徘徊的这段时间中,经历了从服药自杀、灵魂出体、阴间流浪、阳间徘徊的情境。

人死后的“灵魂”其实是以一种“能量场”的形式存在,并且不像有生前“走路”,“喝酒”,“骑车”等活动(人死后的灵体只保留了“嗅觉”,亦即是一种对气味的感知能力,所以并没有吃,喝,骑车等活动的存在)。然而神明却将这一切“实体化”,“拟人化”,并且用一次次的周围场景转换方式,提醒莨泠这是阴阳世界的转换。这么做之目的是为了让莨泠更容易以方便自己理解的方式更好体会情境中的全过程。

神明意在用南柯一梦,给莨泠感应和体会人死后的实况是如何,包括死后的各种经历,内心世界的活动和感受,包括对亲人的不舍和愧疚,对生前事务的留恋。以及对自己不在人世的惋惜和对未知前路的胆怯。

灵道弟子桢杰於2013年10月6日中午看到了这个梦境的文字版,10月7日晚和莨泠进行了语音对话并全程录音。桢杰看后听后,除了赞叹莨泠事隔一天,对梦境中的每一个微小细节仍然历历在目,如数家珍外,也是感慨唏嘘不已。桢杰唏嘘人生何其短暂,感叹聚散有如浮萍。

以下为桢杰整合所有文字和对话实录,加以桢杰的解梦注释。冀望有缘人看后读后,知道其实生命的结束远不是一切的终止。

人生在世,应当珍惜生命,珍惜自己,珍惜身边的亲人朋友,力求好好度过自己的人生,不要给自己留下种种遗憾。若待死后才叹息懊恼,那时早已是追悔莫及。

二, 对话开端

桢杰:(2013年10月7日) 你体验的这个梦境或者说意境,大概是什么时候?

莨泠:昨天,昨天早上吧。

桢杰:你从头到尾为我回忆一下你这个梦境的基本情况吧,越仔细越好。我会进行全程录音。

莨泠:那我开始了。

桢杰:说吧。

三,服药自杀

莨泠:刚开始前半夜没有开始做梦,后半夜突然开始做梦了。在这个梦境中,我觉得我不是我,而是另一个女孩子。我突然觉得天是阴沉沉的,是发白的阴天。我发现我在一个小屋子里面,吃了药,我感觉到我当时是不想活了,我吃了安眠药。

吃完药我就下意识知道自己肯定要灵魂出体了,结果我的灵魂就从我的身体中飘出来了。飘出来之后呢我就走出门外,看外面的一切。

桢杰:当时什么感觉?

莨泠:我觉得刚一开始吃完药灵魂飘出来,那感觉是一种解脱。那时候心里没有任何的害怕,就是对这一切都产生好奇,自己就随之走出家里。

四,场景变换: 进入”阴间”的世界

莨泠:当时是在一个小路口里,我从家里走出来以后往回走了几步,我看见那里很多人,在跳广场舞。我当时看到了三大群人,每一群之中大概有四五列的人。

仔细一看,三大群人其实样貌就是三个人,每一群的人都长得一模一样的,只是穿的衣服不一样,做的动作也不一样。就好像是一个人的不同思想分出了这么多人。

中间的那一群人,就是服装是花红柳绿,杂七杂八的,红色阿,各种颜色,放眼望去就是五颜六色的。两边那两群的颜色比较素,应该是白色。

桢杰注释:
仙子用这个场景变换提醒莨泠,你已经不是在世的你,你现在已经进入了“阴间”的世界。
为什么“每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好像“一个人的不同思想分出这么多人”?是因为仙子告诉莨泠,虽然你接下来要看到实体化,拟人化的场景,但其实将要见到的,都是灵的世界,都是灵。灵是好像从人的思想分离出来的那样,是储存生前记忆,汇集意识思想的一种能量场形式。所以虽然“每个人长得一样”,但已经不是原来的人。
为什么有颜色的区分?中间那群有“红色”等“五颜六色”?两边是“白色”?因为仙子告诉莨泠,这就是灵,灵是有颜色的,颜色的区分是自身能量的分别导致的。而“白色”居多,占两边都是,是仙子告诉莨泠,白色的幽灵,在灵的世界是比较普遍和常见的。

五:阴间聚会

莨泠:我继续往前走,我感觉到前方有一个聚会在等我。我就进去了,进去了以后我看到很多长型的桌子,一排一排拼接在一块,两边坐了很多很多人在喝酒,碰杯,然后我就找了一个小角落,坐在那里。

坐在那里我一看杯盘狼藉,也没什么吃的。有人给我倒了一杯啤酒。我当时好奇这帮人能不能看到我,但是他们还跟我说话,我当时想和我是一样的,就是死掉的人。

吃完饭,就有一个人跟着我,在我旁边,说了很多话。像是一个对你示好的一种感觉,就是说照顾你,让你放心,在这边的你不孤单。我知道他和我是同类的,就好像我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也感觉自己不孤单。然后这个人就不断给我讲述一些他自己生活方面的事情。其实你并不在意他说这么多东西,只是有人在身边陪着你。后来他就一直跟着我。

莨泠:聚餐之后我们就走了。聚餐的时候我感觉很多都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就是好像是自己认识的人。

桢杰:就是意境中的“你”认识的人?

莨泠:就是一进去那个聚会环境,就觉得这个聚会应该是一个初中聚会。因为看见很多自己感觉认识的人,所以进去那里面你也不陌生。我还看见一个女生,也是一个初中认识的女孩,我还好奇她也在这。我看她脸刷白刷白的,面无血色。

桢杰:人们穿的衣服是什么样子,包括你自己还有其他聚会中人穿的衣服?

莨泠:我自己的衣服应该是正常平时那种衣服。其他人我觉得像是一个宴会一样,其他人都穿得好像是生前的衣服,正常年轻人穿的休闲服。

桢杰:聚会的心情怎么样?

莨泠:我进去一看,都是熟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失落感,对一切都是产生了好奇。我当时心里就在想,原来都是一样的人。桢杰:就是说和你一样都是死掉的人?

莨泠:对。刚一开始会产生一种陌生感,但是当看到自己的同学呢,就算是当初关系不太好,但是看到他,都有这种温暖的感觉。

桢杰注释:

仙子要告诉莨泠,你看到的聚会场景是一种灵的聚合,灵聚在一起互相交流沟通。为什么聚会中的一位女孩,脸色“刷白刷白”,“面无血色”?仙子要在情境中提醒莨泠,此处聚会之人皆是已经过世之人。

虽然梦境中的人聚会喝酒是为了方便莨泠理解,其实人死后成为“灵”,有的只是储存在灵体中的部分生前记忆,灵的思想也即是人生前的思想。因此灵只剩下一种意识上“情欲”,而没有了原本肉体加思想上的情欲。灵与灵之间的沟通,只有“思想”与“灵性”的沟通,也就是一种意念上的沟通,是一种类似脑电波形式的互相接通。他们已经与人不同,因此那位同学的脸色“刷白刷白,面无血色”。

所以灵所“穿”的衣服,大多是他们生前所穿的衣服,是因为灵展现出的形象便是自己生前记忆中的形象。阴阳眼看到灵所穿的“衣服”,大多是灵生前所穿的衣服,或者说是自己记忆中最经常穿的那件衣服,或者记忆最深刻的那件衣服。所以有时候看到灵所穿的衣服是古代服装,只是因为那就是他生前的记忆,这便可能是一“老鬼”了。

为什么有时候看灵为有性别之分?只因灵呈现出的性别是他死时的性别,因为这就是他的记忆。因此死时是女身,灵的性别就是女,死时是男身,灵的性别就是男。而梦境中那个陌生的男人,愿意在另一个世界照顾莨泠所扮演的那个女灵又是怎么回事?为何一个男灵要照顾陪伴一个女灵呢?因为他们仍有意识上的“情欲”,所以当灵体能在思想上有一灵与他进行意念交流的话,便能集合在一起,共同走向,以思想沟通。

但要注意,两个或者多个灵的集合,并不就代表修行。灵的修行,是一个比集合更加高的层次。

六:场景变换:回到阳间的世界

莨泠:后来没走进要到我家的巷子去又出来了,好像我忘记一个什么东西,但是我从巷子出来一看,整个街道的景色全部都变了。就好像一念之间,一转身什么都变了,房屋也变得很古旧,路上冷清清的,墙上爬满了爬山虎,满墙都是。地上还有垃圾,被风吹过在半空中飘的感觉。

桢杰注释:
仙子用这个场景变换提醒莨泠,你现在已经从“阴间”回到了“阳间”,你作为一个灵接下来要回到家中看你还在世的亲人,父母。

七:看望父母

莨泠:然后我就走回我家了。走进我家大门之后,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走进我们家的院子,看见了我家的屋子,看见屋子里面爸爸走动的身影,我就在远处看看他,我就走了。

还没出大门的时候,我听见妈妈在那说:“她回来了”,然后他们就冲出来了。冲出来就站在我面前问“你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啊”。我当时在心里想,我回答她们还是不回答他们?我不确定他到底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我?他们说:“闺女,一看你这个样子你肯定过得不好”。我就很惊讶说:“你能看见我啊?”我妈说:“我能看见你啊!看你都变瘦了,你肯定吃了不少苦,改天我再找法师,给你多烧点纸钱,烧点东西,让你过得好一点。”我当时心里想,这样都可以么?

桢杰注释:

这是最令人唏嘘的场景。女儿死了,在死后七天内回到家中希望看看自己的父母。想看却又不敢看,内心充满了内疚,委屈,牵挂和担心。然而自己却已经与父母阴阳相隔了。那种想看看过得好不好,但又不忍心看到他们憔悴样子的复杂心情,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阴间”的女儿思念父母,在死后七天内回到家中,这边是人们所说的“头七内”有时候感应到亡灵,或者晚上睡觉梦见亡灵的场景。仙子用实体化方式表现出来,其实说已故亲人托梦。这依然是亡灵用一种类似脑电波的方式与亲人进行思想上的沟通,只因亡灵思念亲人,亲人思念亡灵,两者“频率”相通,亡灵从而在亲人睡眠中用这种类似脑电波的方式刺激亲人的那一部分神经,使之活跃,让亲人在梦境中感觉与死去的女儿相见,对话,嘘寒问暖。

亲人不明“阴间”世界的法则,以为找些法师烧烧纸钱,就能令女儿在“那边”过得更好,实际上这根本是徒劳,灵喜欢感知那烧纸的气味,却收不到那些所谓的“钱财”,所以莨泠心想“这都可以么?”。

女儿要走了,临别没有与父母说声再见。只因从此就是阴阳相隔,此世尘缘已尽,也许,就再也不会相见了。

八:场景变换:又回到阴间

莨泠:走了之后就沿着那条路一直往前走,我们家住在马路边就一直往前走。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所有的景象和我生活的环境已经不一样了,我知道我已经不在尘世间了,所有的景象又全部都变了。

桢杰注释:

仙子用这个场景变换提醒莨泠,你现在又从“阳间”回到了“阴间”。这就是你作为一个死后七天内的灵,获得法则允许,可在其中往返,在阴阳两界流离徘徊的真实写照。

九:灵的修炼

莨泠:我看到一个小路,但是路旁边的话有台阶,感觉我在一个小山堆上走着,左手边是一个小山谷,中间还泛着红光,是一种红色的土的颜色。右手边下面是一片绿油油的草丛。我看到草丛中很多人在那里练功,一个个都是站着的,真是千奇百怪的。都是一拨一拨人,就是组队练功的。我心想,原来这就是死后我要待的地方了。

你能看出来大概是六个到八个人一起练功。刚开始看到的第一拨人就好像正常人一样,都传穿着白大褂,站着做一些动作。第二拨人动作就夸张一些。我分别观察了每一拨第一排的人,越往深处走,脸就越来发青,尤其是那种眼圈你能感觉到发青的黑眼圈,还泛着红光。刚开始的人脸是白色的,越往深脸都开始变色了,面露凶光看着你。

道路上也有很多人,地下面那些人一拨一拨站着好像排队列兵一样。当时越走越远,越走越深。你会觉得前路越来越陌生,我就越来越害怕。难过是因为离开了人世,害怕是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桢杰注释:

莨泠在这里看到的,就是灵的“修炼”,“修真”。那些穿白大褂的都是灵,第二拨人的动作更夸张,就是因为他们的“修真”又高了一层,渐渐地,越来越脸色发青,黑眼圈,还泛着红光,面露凶光,这些灵已经与普通人死后的灵不同,他们多是生前有法之人或者死后又进行修炼,灵力要比普通的“鬼”强上许多。这些练功之人越到后面越狰狞,比喻他们已经修炼成“妖”,甚至是“魔”,却又未达到“阿修罗”乃至“道”,“仙”的境界。

这就是人死后的世界,并不是一切的终结,而很可能,是另一个开始。人自杀而死,带着种种遗憾,前路不知会使什么等待着自己,自然会有难过和害怕的感觉涌上心头。”难过是因为离开了人世,害怕是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十:梦醒时分

莨泠:我当时在想,我生前有仙子姐姐陪着我,我死了她还在我身边吗?我就问:“姐姐你还在我身边吗?”那个时候那个人骑着车子往麦田里骑了,刚开始一路平稳的往前走,后来拐弯了就往草丛去骑了。

我感觉就像是车在路上偏离了轨道一样,我感觉从高处跳下来,整个人脑充血的感觉,双手抓紧车子。整个过程就像是一个慢镜头一样,缓缓发生,车子还没落地,我就醒了。

大概就是这样子。

桢杰注释:

仙子知道莨泠呼唤姐姐,要让莨泠看到的场景,体会的感受也已经完成。于是仙子听到了莨泠的呼唤,用一个类似车祸一样稍微有点惊悚的场景,帮助莨泠从梦境中清醒,回到了现实。

这一场阴阳两界,亦幻亦真的感知之旅,莨泠辛苦了。

十一:心情和感觉

桢杰:整个梦境的心情和感觉是什么?

莨泠:很复杂。

桢杰:说说有多复杂?

莨泠:我觉得,我从一个人死前的状态,到死后的心理,自己的活动,在阴阳两界间游走。自己想念家人回去看望,却只想在门后望向屋内的各种心酸复杂的情绪,以及终究离开尘世要走上自己道路的胆怯,无助。我现在都还没有从这种悲伤的情绪缓过神来。

桢杰:辛苦了,这就是这次经历要给你体会的情景和感受。目的是要通过你的口,我的笔给世人说出来,告诉他们人刚死后的感觉和体会。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莨泠:醒过来的感觉真好,活着真好。好好珍惜活着的时光,珍惜自己,珍惜身边的人。